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92章

作者:江舞

  陈茉心有些肆无忌惮的勾着我的脖子,“秦欢,你知道么?我哭的时候,只要想到你不要我,眼泪就一下子出来,一下子入戏了。

  我刚才直播的时候,情绪能迅速的转变,都是因为你。

  因为知道你在外边看着我,我的精神紧绷,我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丝的差错。

  外边有着我现在最爱的男人,你在看我的直播,我要证明自己不是过气的网红,我在镜头前不会过气,在你这儿,更不会!”陈茉心的眼神并不清澈,但在发着光。

  “29岁不老,你还很年轻,我就爱你这样的御姐,这样成熟的身子,这样虚荣外壳下的真心,陈茉心,林烟,只要我在,你们就一定能拥有昔日的辉煌。”

  “还没开始喝酒,就喝大了?你以为次次都会这么顺利么?”林烟没好气的哼了一声。

  “会的,林烟,我们一定会的!你也一定会跟我一样,喜欢上秦欢的~”

  “我喜欢他个xx!这种只会花言巧语没有半点本事的人,真不知道陈茉心你脑子是不是有病,他靠的是慕雨眠的资本,他个人对你的帮助,只有那狗屁不通让我觉得恶心的加油。”

  “林烟,也不能这么说,秦欢代表着慕雨眠对这个子公司的全部期待,他就是这样一个拍板的人,我们都不过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,完成自己合适演出的人呢,这就足够了。”夏芷看着前路,也总算是笑了。

  “就是,林烟,你就会扫我的兴。”陈茉心吻了我一口,坐在我腿上。

  “你的粉丝要是看到你这幅模样,呵呵。”林烟没好气的哼了一声。

  “就是迫不及待要把自己内心所爱跟秦欢分享,我知道自己着了魔,可没有这种旺盛的激情,没有那些个欲望,我怎么会完成刚才的演出呢?”陈茉心的美眸已经在解我的纽扣了。

第178章 连续不断的成功!

  这次,我真的是想看看我的极限在哪儿。

  只是啤酒,还是度数不高的酒。

  但我只喝了五杯,高级俱乐部的包间里的所有装饰都开始旋转了。

  林烟豪气冲天的拍着桌子,“干,秦欢,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?不?你真的比娘们还不如?这点酒都能上头?我真是看不起你,娘炮,还想要我留下呢?”

  “林烟,你别放屁!我…还能喝!”

  “秦欢,我来,我来帮你~”陈茉心夺过我的酒。

  “别!就不相惯着林烟你这蠢女人的臭毛病!老子可是男人!我就算不会喝,我今天也要把你喝趴下我…”我又一饮而尽。

  第八杯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了。

  这种没其他玩法,就纯喝酒硬碰硬,连一颗花生都没垫过的状态,我实在难顶。

  重重的栽倒在酒桌上,真不是装的。

  我的呼吸很沉重,陈茉心扶着我,我听着林烟在哈哈大笑,但笑声也变得模糊,我上什么头,喝什么酒呢?

  “废物!秦欢!你就是个废物!不过是吃着女人软饭,靠着女人,喝了点就原形毕露的小人,只是陈茉心自己厉害,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,你根本就没有为她骄傲的资格!”林烟也多少开始了。

  “我不是,陈茉心,你说,我不是这样的人,我不是想吃软饭,我不想要你们的钱,我只想,只想抓住,抓住你们这样的泡沫。”

  我突然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孤独,我下意识的伸手,还好,还好,有人的掌心温暖。

  是陈茉心的手?还是夏芷的?我不清楚。

  我思考起来都很沉重了。

  等我再醒过来,猛地睁开眼,身边躺着的已经是苏茗雪了,是早上了。

  “我…”

  “睡的可真沉,苏茗雪捏着我的脸。”

  “我到的时候,你一个人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,像个傻子一样,那两个网红还在斗酒,陈茉心喝到吐了,夏芷只是看着,还是我给了人家1000块钱的打扫费用。”

  “茗雪…给你添乱了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添乱的?知道是你开心的日子,昨天的直播,我也看了,不得不感慨,网红真是让人饮鸩止渴的梦境,像陈茉心这样的,可以让他们短暂从现实中抽离。

  一晚上赚的钱就足以让人咋舌了。”苏茗雪倒也没有特别焦虑。

  “茗雪,你是不是很担心我?担心我,又重蹈覆辙?”

  “不至于,秦欢,我对你失望过一次了,这次如果再失望,那也只是彻底心死了。

  当你去慕雨眠公司参与这样的工作时,我就已经做好了某些准备了。”苏茗雪的眼神里,带着某种雪天放着空灵古典乐的悲怆。

  那种寒意从脚底升起,让我一个哆嗦 。

  “这两天,慕雨眠要去海城谈项目,我正好去演出,你这边刚刚起步,就不用跟着去了,估计你也来不及了。

  你要留下那个什么林烟,她们的第二场直播就近在眼前,成绩这么好,我当然不会轻易的打断你。

  我的舞蹈比赛,总奖金也不过一两万,我们参加也只是为了兴趣。

  而陈茉心这颗摇钱树,已经在风吹叶声沙沙响了,不对,是叮当响,上边挂的全是黄金。

  “茗雪,你这两天就要去吗?”

  “是啊,比赛提前了,等我回来吧,等我回来,我希望你还是原来那个你。我只是走个两三天,你应该不会变吧?”苏茗雪笑了笑。

  “你跟慕雨眠,私底下说了不少话吧?”

  “那肯定,你可不会在工作时间给我发消息,毕竟你那么认真,一点儿也不偷懒,不是么?不过,像你这样想要拼命出人头地的男人,总归要舍弃些什么的。”苏茗雪松开了手,起身。

  “你自己去买早饭吧,我再找慕雨眠说两句话。”她们之间的关系比起原来那样,亲密了很多。

  我当然想着要跟苏茗雪一起去海城,一起看她的比赛。

  但是,林烟如果留下,今天晚上也是第一次跟陈茉心的联动。

  我根本不可能离开,虽然我什么都不坐,虽然我在坐享其成,虽然夏芷在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,我,可能锦上添花都算不上。

  可我还是要向公司走去,我开着车,趋之若鹜在堵车的上班路上祈求着一路绿灯。

  昨天夜里喝的实在是不尽兴,太难受了,下次我真的不想喝酒,我只是想,只是想切实的感受,感受陈茉心的腰肢。

  当然,今天也没时间找白青青了,再耽搁一天,只是再耽搁一天,我明天就去找。

  到了公司,林烟今天来的很早,陈茉心也是,她们坐在一起谈笑。

  “林烟,早啊~”

  “夏芷草拟的合同,我签好了,这是备份,夏芷要睡懒觉,她让我把备份给你,审批流程,慕雨眠那边也已经同意了。”林烟也同样把一份合同丢到了桌子上。

  我点点头,然后也拉着林烟还有陈茉心一起,进了她们专属的化妆间,讨论百合营业的问题,“无非就是两人一起玩那些小游戏,然后两人一起玩恐怖游戏,最近热门的半惊悚剧情向的小小梦魇,或者switch上的游戏。

  玩过游戏之后,就是你们合唱,然后彼此吐槽,把你们的粉丝聚拢起来。

  昨天这波红利可不能只吃一次。

  记住,不能拼命的要别人刷礼物,今天晚上更多的是你们自己找氛围和感觉,要养养大家的好感,可以适当的流露自己的感觉。” 我很迅速的给她们解释着。

  现在的观众对主播要求真的高不到哪儿去。

  一些很做作的百合营业依然火热。

  到时候让陈茉心给林烟一个吻就足够了,要浅浅的感觉,青涩的,细腻的,但一定不能油腻过火,滥用各种梗。

  夏芷是下午两点多过来的,我们又讨论了一下细节。

  等到晚上,自然又是想象中的成功。

  不,超过想象,陈茉心和林烟配合的相当的好,这两个人的化学反应非常奇妙,甚至我跟夏芷在看直播的时候,都觉得有趣入迷。

  陈茉心对恐怖游戏小心翼翼,林烟就是喜欢捉弄她,陈茉心抱着林烟惊吓都的表情,相当的可爱,女神的人设,但也偶尔接地气,激发起观众的保护欲。

  大部分男人看着百合,就是因为自己可以yy对方是两个女人,美好的水灵灵的妹子都属于自己。

  热度跟昨天不相上下,而与此同时,夏芷已经启动了陈茉心和林烟去x站的计划。

  剪辑对录像神回的切片当然迅速的变成熟肉。

  我又怀揣着激动的心情,看到11点钟,在无比热情的观众弹幕的海洋中,她们才下拨,礼物同样比昨天还要多。

  这一次,茗雪给我留言,她不在家了,已经跟慕雨眠去了杭城,她们明天中午就要开始比赛了。

  当陈茉心和林烟勾肩搭背嘻嘻哈哈的走出来的时,我知道,我可以不用回家了。

第179章 已经,没什么好怕的了~

  “今天晚上就不喝酒了,林烟,也辛苦你了,夏芷,你可以回去,睡美容觉了。”我的笑容热情洋溢。

  “某些人开始动坏心思了,怎么,不吃夜宵了?昨天这么成功,今天就没有了?怕我把你喝的烂醉,碰不了陈茉心是么?”林烟嘲弄着看我。

  “哎呀,林烟,你赶紧回去了。”

  林烟双手插袋,“行吧,陈茉心,只是,你不知道,我们现在的成功,都是因为自己么?何必要讨好秦欢呢?”

  “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讨好不讨好的问题,我很喜欢他,我知道秦欢有苏茗雪,秦欢有别的女人,但我还是喜欢,我巴不得秦欢不去找白青青,巴不得她只看着我。”

  “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呢?”林烟多少有些不解。

  “你让秦欢抱一下就知道了,我到了这个岁数,总是需要某些寄托的,我和秦欢各取所需,他要我卖力的表演,我要他的甜言蜜语和逢场作戏,我们大家都在演戏,何必那么当真呢?”

  “可上床是真的,欲望是真的,情感也是真的。”林烟摇摇头。

  “你们记得关灯。”夏芷已经出门了,她对这样的谈话,似乎并不感兴趣。

  “好,真不真我可不管你,你快回家吧~”陈茉心无奈的推了推林烟。

  “我回家了,你好跟秦欢做那些混账事情么?陈茉心,现在我们甚至把秦欢一脚踢开都没关系,我们已经掌握了收视密码了。

  我们已经知道观众想要看什么了,公司的钱我们也拿到了,我们可以很自由的”林烟并不明白问题的症结,她还在讲道理,她在想逻辑。

  如果两个人天马行空般的欲望需要逻辑,那也未免太无趣了。

  “你说的很对,林烟,茉心,你来下办公室,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。”我笑了笑,陈茉心当然飞蛾扑火般的跟我进了办公室,林烟想要进来。

  “林烟,你就非要看我在秦欢面前的妩媚样子么?你就那么想看我们在一起苟且的姿势么?”陈茉心这话说的林烟愣住了。

  林烟的沉默恰好给了我关上门的几乎。

  “老公,昨天喝醉了没碰你,难受死了,苏茗雪带你回去,我想你想得要发疯了呢,你有跟苏茗雪做什么坏事么?”陈茉心咬着我的耳朵,她牵着我的手,我们坐在了沙发上。

 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关掉了空调的冷气。

  “没有,我一觉睡到天亮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,这两天只有我和你做过了?”陈茉心的美眸里当然都是喜出望外的情愫。

  “你要这么说也对~”我看着她今天在昏黄灯光下被染的不那么洁白的白裙子。

  “怎么又穿昨天的裙子?”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