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260章

作者:江舞

  我看了一下她的裤脚,看到她那种上紧下宽的裤子里。

  我起身走到她身边,为了证明我看到的确实是对的。

  我俯下身去,“让我看看脚踝,可以么?”

  连秋怡愣了愣,但还是稍微抬了抬。

  我一眼就看出她穿着裤子里的黑丝。

  “所以,穿黑丝是为了什么?说那些话呢?”我握住了她的脚踝,她刚跟鞋的细带。

  连秋怡的脸登时就红了起来。

  “哎呦,还是秦学长你的眼神厉害~这一下就抓到连秋怡的软肋了,她很讨厌黑丝的哦~跳街舞的时候宁愿裸足也不想黑丝的,她觉得穿黑丝就是取悦男人…”

  “金美儿,你为什么就非得在秦欢面前把我戳穿到这种程度啊?你可真的是太过分了。”

  “等会能不能去KTV的时候,让我看看你是怎么穿着黑丝跳舞的,外边套牛仔裤,不闷么?”我靠在连秋怡的耳边,这女人明显就招架不住。

  她整个人颤抖着,是因为自己的梦想化作乌有?还是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?

  还是,见到我这种完全掌握她节奏的男人…她是想靠近,还是想讹我呢?

  她们当然不愿意像那个普通又自信的女人那样,随意的在大庭广众下找机会羞辱一个陌生的我,我的肩膀上有她们想要的星光灿烂,哪怕是海市蜃楼。

  奥黛丽赫本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话,我喜欢月亮,并不是因为月亮会对我卑躬屈膝的献媚,会朝我毫无理由的过来,而是我终其一生,都要朝着月亮走去,却永远无法靠近。

  抬头时,她就清冷的挂在夜空,她孤独的高贵,而不是在浮世沉沦。

  这就是月亮的美好皎洁之处。

  这些姑娘们只能是夏夜月亮下的飞蛾,把我这种都市里人造的灯柱,当成追逐的月光了。

第502章 她们堕落的方程式,早就写好了~

  我当然不会去一般的KTV,我有自己的住处,自己的别墅,自己熟悉的私人会所。

  颜霜平时负责找人打理,她自己会打理的只有雨眠的家。

  但所有我名下的房产,她都会收拾的井井有条。

  尽管如此,我选的还是一家相对隐秘的不对外的私人会所。

  我带着连秋怡和金美儿去的,让她们坐在我最为普通的车里,载着她们去往斑驳夜色掠过后的笙歌。

  我很少去这种私人会所,虽然办了卡,我知道有一天会用上,这个点来的人不算太多,房间的设施,自然是无比精致的欧式大沙发,整个KTV给人的感觉就是金碧辉煌的虚假,桌子上摆满了酒,灯光暧昧。

  墙上挂着各种仿造的油画,来增添附庸风雅的氛围。

  隔壁还有古代的亭台楼阁,还有更高一层的场景设计,但我并不愿意要这些花里胡哨的,我的目的不在于唱歌。

  她们两个一坐到沙发上,金美儿的眼神里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。

  “是打算要我们喝酒么?”

  “不,我讨厌酒精,我讨厌任何让你们变得迟钝的东西,这种洋酒,是他们安排的,但我讨厌酒精,我要让你们非常清醒的在我面前~”我耸了耸肩。

  金美儿浅笑着靠在我怀里,“你好懂哦,秦欢。”她的纤手在胡乱的找着感觉。

  非常非常的青涩。

  女人的小动作,当然能看出她们的水准,当然,所有的挑逗都是无师自通,越是青春越是不谙世事的姑娘,一旦开始爱了或者有欲望了,她熟练的会比谁都快。

  我的手不会那么粗暴的去揉啊抓啊,显得自己很是威猛,为了嚣张不顾一切,我现在的手上功夫,不说轻拢慢捻抹复挑,也至少能让她在转瞬间就能感受到什么叫浪漫。

  爱在日落黄昏后。

  “先,唱唱歌好不好?”女孩子的敏感点大同小异,无非是耳根,无非是手法之后的顺流而下。

  我领略过太多的美好,这种经验几乎让我找到了所有的捷径,只要在我怀里的姑娘,那当然都会有难忘的流连忘发的夜晚。

  气氛烘托的好,稍微营造出这种城市为你闪光的感觉,私人会所里的车来车往,几杯淡酒,哪怕不喝都醉了。

  再买点什么小礼物,无非是上万的风衣,无非是一套数千的化妆品,假装很关心,实际上所有有价格的流水线产品,都是敷衍的爱意。

  但这种爱意,足够摧毁年轻的眼睛了,物欲横流中,一点点小小的虚荣都会被无限的放大,艺术当然就成了玩物。

  现在没多少人愿意欣赏当下的抽象或者具象的化作,大家都只相信历史。

  金美儿在我的手中只需要不到三分钟的时间,她就变得奇怪起来了,媚眼如丝的慵懒着,双手不自觉地想要挣扎,但实际是想让我更加寻觅她的清香。

  这女人确实是有幽香的,那种恰到好处妆点夜色的费洛蒙。

  “学长,不要这样么,喝点酒,不要一直摸我了…”她小声的呢喃着。

  我当然会非常矜持的从她裙子里收回手,似乎我刚才做的只不过是在开一瓶红酒。

  她的长腿不自觉地并拢着,又有些受不了的颤抖,她咬着唇看我,有些幽怨我怎么突然拿走了,又没法说话,而一旁的连秋怡,她的眼眸里也没法带着什么嘲弄。

  因为我的目光,宛如夜魔般柔美的目光,已经看到她了。

  “秋怡,金美儿,能不能先唱首歌?我想看你的才艺表演了,街舞跟黑丝应该很配吧?不过,还是先坐下来,喝杯果汁?吃点果盘?”

  “你…秦欢,我可不是卖艺的,金美儿这人轻浮,一点都不矜持,你别把对付她的手段,放到我身上。”连秋怡说归说,但坐还是要坐下来,我搂着她的腰肢。

  这种级别的左拥右抱,我根本就是波澜不惊。

  但连秋怡这样的女生,软软的,热热的,我知道她如果跳一段激烈的舞,那必然会像是刚蒸出来的馒头,热气腾腾。

  街舞对我的浅层魅力,就在于此。

  “我知道你不是卖艺的,如果只把你当成那种女人,现在就不应该在这儿了,稍微个点钱就打发了,往你衣服里塞点钞票,我一眼就看出,你们两个是爱慕虚荣但又有梦想的女人。

  你们会努力的,我相信你们会努力了,成为苏茗雪的坚定拥趸~”我的眼神颇可玩味。

  她吃了一颗圣女果,挑酸的吃。

  她看了看我,“这种话,我能信多少呢?”

  “白青青能信多少,你就能信多少,那时候我可没有现在的位置,白青青一样如日中天。”这种话对连秋怡来说,诱惑力是无比巨大的。

  “我真的很想看看,看着你当着我的面,褪下伪装的样子,我要的你,就是在我面前毫无保留的,把羞耻留在舞蹈之后,留在我们的夜色里。

  我想看到你最为真实的珍贵的一面。”我恬不知耻的说着极其虚伪的话。

  但连秋怡却鬼使神差的点点头,她真的相信我能给予她所谓的梦想,但我也不是撒谎,哪怕从我的世界里分到小小的一杯羹,都是她们这些美色们争的头破血流都难以得到的明天。

  她似乎下了什么决心,她慢慢的褪下了她的紧身舞蹈裤,我能看见里边的黑丝。

  她当然很犹豫,当然很难过,因为黑丝很薄,薄如蝉翼的能看到她的贴身内内,能看到她那向往挪威的森林。

  在这种时候,我肯定不会让她继续,我温柔的拉住她的手。

  “骗你的,跳舞的时候,当然要你穿着你自己的衣服,等会再看,我要欣赏你的舞蹈,而不是让你的舞蹈来取悦我。”我这话一说,连秋怡就瞪大了眼睛。

  金美儿在旁边看着美眸含笑,她知道连秋怡吃这一套,或者说,先假装不尊重然后突然尊重的体贴,她当然招架不住。

  我的想法炉火纯青,我的技巧也已经轻车熟路了,她们来时的去时的路,我都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。

  “好吧,那我就跳我,最近的编舞,拿过圈内小奖的…”

  “我要看你没给别人跳过的,只给我,独一无二的那种~”我捏了捏连秋怡的脸蛋,她并不抗拒我的亲昵,或者说,我现在的状态,最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如此,有太多太多接触的机会了,彼此身体上不约而同的想要在寂寞的还没有远去的夏天夜晚,找寻一点慰藉,用梦想来当做借口,她们堕落的方程式早就已经写好了。

第503章 我和她们,都永不满足~

  连秋怡还是走韩系的潮流舞蹈,又有点偏向欧美的动感。

  连秋怡确实有她的基本功,属于是风情但不那么烧的,除了几个扭胯的动作幅度也不算大,但整体的风格不硬,节奏感非常的好,跟着背后的英语,能跳出她的感觉。

  “不知道秦欢你喜欢什么样的口味,我给你来一段连跳!”连秋怡似乎是被刚才金美儿说她水平差,她竭尽全力的表现自己,我看着她的舞蹈,但她互动性不够强。

  她完全专注于自己,确实有点难得,她跳舞不像是为了让人取悦的,但别人的目光就是会落在她的身上,这就很难避免冲突,我的方式是,尊重她的舞蹈,但别尊重她的虚荣。

  该透的时候绝对不会放手,女人在没跟你上床之前的各怀鬼胎,都会在上床后变得热情又温和,当然是对特定的姑娘,特别是这些未经人事的好女孩。

  她们是想要被社会染色的,但又害怕踏出这一步,她们想要一手抓住青春,但又想轻而易举的找到跳板,她们需要在虚荣里夹杂着真心。

  这种女人的浪漫特别的难懂,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,那就是千万别满足这样的女人,这样的女人永不满足,不要在意细枝末节,她们所谓的细节都不堪一击。

  我要做的就是让她们对我有所怨言,但眼神里,生活里,不知不觉的就要想到我的无礼和有趣。

  一定要让她们的谈话里有你,不管是好是坏,让她们开始惦记着你。

  我看的很认真,连秋怡注意到我的目光,很干净,我现在无比擅长隐藏自己的贪婪。

  更别说连秋怡的街舞还真像那回事,比白青青厉害的多。

  但我当然更喜欢青青,虽然青青现在已经逐渐变得不像自己,或者说,她觉得那是真实的自己了。

  我当然需要一点点外在的威胁。

  白青青不需要唱歌跳舞,不需要卖唱卖笑,她直播发脾气也赚钱,直播摆烂也赚钱,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,拍一点没有深度的喜剧。

  林烟在我面前永远是那种骄傲的姿态,但林烟有她的资本,她不会过火,她懂得很多,至于陈茉心,茉心就是个傻乎乎的喜欢我又要依赖我,把爱情当成一切的女人。

  我需要某些新鲜感,因为越多对比,你就越能知道,苏茗雪是多么可爱,她是真正的不可替代的好姑娘。

  “很不错!”我很热烈的鼓掌,在连秋怡跳出汗了之后,她热的也气喘吁吁的,高强度的舞蹈可不是尝试尝试的宅舞,她没有太多的热身直接就来,不算是太过分的炫技,她主要还是注重整体的节奏感,独舞非常有感觉。

  我这种半外行也清楚她的潜力。

  这样有实力的女生太多了,却要靠着对我谄媚,却要靠着让我抚摸到开心了,才能给她一口饭吃,毕竟大家看舞蹈只是看个骚,没有平台捧花,那就是无人问津。

  这种灯红酒绿的日子,总是充斥着自由,但自由并不意味着平等,相反,当金钱成为自由的注脚,资本的无序扩张下,消费的浪潮中,就没有正常人能站稳脚跟的地方了。

  越是老实,越是冰清玉洁,就越是格格不入。

  当她选择跳舞的时候,要不然就安安静静的当个舞蹈老师或者嫁个好男人,要选择在这种浪潮中浮沉,那她只能跳给我看了。

  或者说,我是她最好最好的选择了。

  “很好了,休息一下吧,过来。”我张开手,示意让金美儿去唱首歌,她当然清楚我要开始对连秋怡上下其手了。

  金美儿的歌声还挺悠扬的,而且,她一边唱着玫瑰玫瑰我爱你,一边会跳那种类似于恰恰的舞蹈,“喜欢上个世纪的港风,喜欢老歌,喜欢老的情歌呢,唱给你听~”金美儿梨涡浅笑,她的眼神里我已经能看到她下一次会穿什么来见我了。

  这时候的连秋怡,自然也是内心滚烫,她想靠在我的身边吃点什么,我都没喊她,她却选择了果汁旁边的一杯酒。

  “要喝酒?”

  “喝的微醺一点,你好下手不是么?不然,我清醒的时候不喜欢这样子…”她有些为难的看着我。

  “没关系,你不喜欢…”

  “你就不碰么?”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