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226章

作者:江舞

  “呵呵呵,我没胃口,行么,懒得吃!你们这些女人,一个个的啊!现在当着顾盼阿姨的面,当着我朋友的面,演都不演了,太可笑了。

  我看你们能猖狂到什么时候!”慕雨眠出离愤怒的指着林烟鼻子骂。

  “你甚嚣尘上也很久了,没必要,慕总,没必要对我们这些小角色大动肝火。”林烟继续夹着大皮皮虾肉,“嗯,挺新鲜的。”

  “你们…你们真是欺人太甚!”慕雨眠这话是说给慕芸裳听得。

  陈茉心和林烟实在是蚌埠住了,笑出了声。

  “哈哈,有朝一日…居然,会在…雨眠的嘴里,说出欺人太甚这四个字么?”白青青现在也是很坏。

  慕雨眠嘴角抽了抽,直接就走了,跑到二楼反手咚的一声关上门。

  “颜霜,给雨眠准备一份,我等会送过去。”

  “好已经准备了,都是她喜欢吃的。”颜霜早有预感。

  “顾盼,吃啊,幽篁没事的,雨眠这个小脾气一直如此,我把她宠坏了。”

  “没事,妈,这个蟹腿我帮你弄一下吧,超好吃,我吃了几口。”陈幽篁也像是个没事人一样,假装没心没肺的跟顾盼说话。

  顾盼点点头,她的眼神里倒不是惶恐和拘谨,而是她似乎难以理解传统保守视野里,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光怪陆离。

  她只要不傻都很清楚,这一桌子的女神,都是我的女人。

  “秦欢,下午跟我再陪陪你顾阿姨谈点事情,生意上的。”慕芸裳挑了挑眉毛。

  “好,总归要让顾阿姨休息好吧。”我不动声色的吃完了碗里的生蚝肉,夹着切好的酱卤牛腱子肉,再喝一碗甜汤清口。

  “我去找下雨眠吧。”

  “啊?都不陪我们吃完饭啊?”白青青眨巴着眼睛。

  “去吧秦欢,雨眠…是有点不开心的。”苏茗雪在这种方面还是有温情和大度,哪怕慕雨眠之前确实想下死手。

  “青青,以后陪你们吃饭的时间很多,毕竟是你们的领导啊。”

  “才不是~我很自由的好么!”白青青趾高气扬的抬起脸,一脸自信。

  苏茗雪有些无奈的看着她,我捏了捏茗雪的手,然后起身。

  颜霜把古朴精致的餐盒递到了我手中, 多少有些沉重。

  “是该去哄一哄,不过秦欢,不用太那个,雨眠这孩子,把她哄开心了,她又得爬到你头上里了,要不然我去吧秦欢,你继续吃饭。”慕芸裳的眼里有着不经意划过的一点过分的情绪。

  我知道,她有意无意的撺掇着所有人挑起对雨眠的恶感。

  她自己置身事外。

  我知道这是必经之路,我不会在感情上对任何人过分的好,除了苏茗雪,只有茗雪我会大幅度倾斜。

  “我去吧,毕竟我是他未婚夫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慕芸裳看了看我,“记得别耽误正事就好。”

  芸裳说的正事,是顾盼,还是她自己?

  我去敲雨眠的门,我并不厌倦这样的来回奔波,我现在所有的烦恼,更像是镀金年代里的凡尔赛,在衣食无忧后精神上的无病呻吟。

  我不得不反复拉扯,让慕雨眠和我自己在慕芸裳的怀抱中挣扎,同时也要把芸裳拉进这片海,漆黑又温暖。

  “谁啊!”

  “你男人,来送饭了,开开门。”

  慕雨眠发脾气的唯一目的,自然就该是跟我独处,她狠狠推开了门,把我拽了进去,再把门死死的反锁。

  “我看那个慕芸裳还能不能进来!”她咬牙切齿的叉腰。

  “这次不会…”

  “现在所有人都讨厌我是吧?我都没拉着陈幽篁声讨你们,现在在这样的大聚餐里都原形毕露了?就非得不让我好过?慕芸裳以为我什么都能忍让能接受?秦欢!!!!

  你就这么听她的话?这个老女人的话么?一点都不喜欢我?对我没感觉了是么?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例行公事,都是想挣脱我?”

  “你先吃饭,吃完饭,我们才有力气上床。”我捏了捏她的脸蛋。

  “?你突然,说?什么?”

  我可不会被慕芸裳彻底驯化。

第435章 慕芸裳强行打断的暧昧!可怜的雨眠~

  “你不是答应了她…48小时什么?晚上就到时间了。”慕雨眠的纤手已经搭在我身上。

  “答应归答应,我这不是感觉,我家的雨眠要是再不碰一碰,那非得气死了不可,其实雨眠在爱情里自私又卑鄙,就真的只是个小姑娘而已。”我顺着她的发。

  “我知道你有些慌不择路,毕竟我不是金融衍生物。

  我也知道,我是你最后的爱情,我可不想让你彻底失去信心。

  但我也希望雨眠能宽容一点,我不想过分的欺负你。”我温柔的跟雨眠说着话,我帮她打开餐盒,里边是琳琅满目的菜肴,几乎桌子上的菜都有了。

  “这两天是不是没吃好饭?”我有些怜惜的看着这个女强人,在我身上所存放的最后一点柔软。

  “废话,都快把我气死了,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,昨晚被你灌醉,我吃了什么?早上也没吃,说起来昨天中午我也没怎么吃,都想着要给你个美美的造型。”

  “明明是给自己。”

  “就是给你!你这蠢狗死狗烂狗!坏到家了。”慕雨眠有些幽怨的看我。

  “多吃点,雨眠,这肉真的煮的很烂很透,这海鲜鱼肉也很有滋味。”我看着雨眠小口小口的尝着。

  “确实不错。”

  “工作忙也得吃饭啊…”

  “我是因为工作忙不吃饭的?你这话还有没有良心??我还不是因为你跟那些个小妖精,还有慕芸裳这个老妖精!”慕雨眠狠狠的吃了两口鱼肉。

  “慢点吃,吃饭的时候别这么歇斯底里的发脾气。”我揉着她的长腿,雨眠的美丽当然毋庸置疑,她的发型都有点点没打理好,今天的酒红色也显得有那么点黯淡。

  她直接就把自己的那双腿架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“腿有点酸,给我揉揉吧。”

  “你这样还怎么吃饭?”

  “那怎么办嘛!”

  “傻不傻,直接坐我身上,我给你按按肩膀。”我毫不犹豫的把慕雨眠的腰肢揽住,抱到我怀中。

  我揉着她的肩膀。

  她吃着饭,“唔,被你这样揉两下,确实感觉饥肠辘辘的,之前一直光顾着生气。”

  “是吧,多吃点。”

  “怎么?想把我喂成猪,好去喜欢别人是么?”

  “雨眠你也太搞笑了,白青青吃的也不少,陈茉心也是,你看看你小肚子都没,牛肉鱼肉还有这么多蔬菜,甜汤,我可没听说吃海鲜能胖的。”

  “就是会…”她靠在我身上。

  “秦欢你是不是也没吃多少,要不要我喂你?”

  “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,赶快吃,吃完我收拾,你的美臀扭来扭去的,知道你…”她的那些个温热流转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雨眠等太久了。

  我本来确实想要给慕芸裳哪怕在一天里守身如玉,但我也要芸裳不那么的爱我,我多少也要有点小小的桀骜。

  而且,雨眠确实有点迫不及待了,她眼中的欲望再不释放,那真的是…无处宣泄的怒火,到时候都要成旧日支配者从海平面升起了都。

  她甚至都不想隔着裙子,她早就掀起了自己的裙摆,我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裤袜,感受她的心潮澎湃。

  “有那么敏感么?”

  “老公…你以为?我对你真的是超级敏感了,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,想到你就得夹紧双腿,被你这样…这样什么都不算的厮磨着,就快出水了,我估计妈妈比我更厉害,她今天那副狐媚的样子,说是妲己也不为过了,真是魅惑众生的感觉,可惜只让你一个人看。”

  雨眠不安分的扭动着腰肢。

  “你不也是?其实,你的极致尤物感不也只让我看到?”我的眼神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吹嘘或是志得意满。

  我只是靠在她的肩上,顺着她的发梢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对我一点反应都没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我昨天晚上抱着慕芸裳没碰,强行忍了一夜,你知道我现在积攒了多少么?本来就年轻气盛。”

  “唔,是那种,会把我冲坏的旺火么?秦欢,不过,真的没关系么?芸裳那边,你怎么交代呢?她比我还睚眦必报。”

  “她最多对我发个脾气,再凶狠也做不到的。”

  “那我们…快些吧?我怕她很过分的就直接来敲门,她根本就不懂哪怕一星半点的礼数,比我还叛逆的过分。”

  “应该不至于,我不信芸裳会一而再再而三的…我们去浴室吧,关上门,假装什么都听不见。”我笑了笑,揽住了她的腰肢。

  “好,你这个坏狗狗,她也确实很过分,我和你订婚后一次都没碰过,像什么样子?你给茗雪都带去温柔了,我也要一点,怎么轮到我吃别人的残羹冷炙了。”慕雨眠擦了擦嘴。

  “抱我去浴室好么,我亲爱的老公…”她的话音未落,我和雨眠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起来。

  “秦欢,该下来吃水果了,怎么这么久呢?要记住,晚上跟我约定哦。”

  “雨眠,该下楼回公司了。”

  “看到了么?我就知道,这个女人按捺不住的。”

  “我陪陪雨眠。”慕雨眠勾着我的脖子在我怀里,我随手就发了条信息。

  “怎么陪呢?怎么,这点时间都管不住自己?秦欢?那我上楼来管你了。”慕芸裳也确实穷追猛打。

  慕雨眠直接拿起手机打着电话,“妈,你到底想干嘛?秦欢就这么陪着我,你都不肯是么?”

  “雨眠,你能不能别这么孩子气,动不动就这么吵吵闹闹的,妈妈跟秦欢约好了的事,不管是他还是你,都改变不了的,如果你非要试试看的话…”

  “行,试试就试试,我还不信了,把我说的逆反了,你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已经锁门了,你有本事就砸门进来!”

  “好的,颜霜,准备一下电钻,直接把二楼雨眠的房门给我撬烂了!”她用风轻云淡的口吻,说着吓人的狠话。

  “就一点道理和温情都不讲了?”

  “你讲过么?我对你没有一丁点的信任,好了秦欢,不想闹得太难堪,下楼吧,到姐姐这儿来。”芸裳的声音温柔又可怕。

  以前的我确实会毛骨悚然,但现在…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