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196章

作者:江舞

  你不知道现在吴渊被我跟雨眠都讨厌,秦欢更讨厌么?

  秦欢是你的姑爷,懂么?

  他现在的家庭地位,也是吴渊这种毫无用处的废物能碰瓷的么?摆清楚你的位置。”慕冰凝把对白青青撒不出来的火,全都砸在了颜霜身上。

  “好啦。”颜霜自然不会回答,我揉着冰凝的发,“行,那我很快跟她说几句,剩下来的时间都给你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老公啊,等会你把我喂得饱饱了,我晚上给你做好吃的~我会一直穿着婚纱在床上等你的,还有这双水晶鞋,真好看,琉璃一样透明。”

  “很早之前,慕总就喊着您过这样的生活了。”颜霜终于忍不住说了句话,她的意思很简单,并不是我的到来改变了她的生活,是慕冰凝自己错过了这样光鲜的美丽。

  “现在能让我回心转意的,就是秦欢,没有秦欢,我可能像个牵线木偶一样的活着,就算婚礼的时候穿上这样的鞋子,也不会觉得高兴,秦欢赋予水晶鞋意义,所以他是我的老公,明白么?表现好,到时候或许可以让你当个伴娘。”慕冰凝这并不算强词夺理,这就是她的理解。

  “颜霜,我知道你迫切的相当个陪嫁丫鬟,给我妈妈做了挺长时间的菲佣了,想要转正了?想要跟秦欢勾搭上关系?刚才不说话,现在开始说这些有的没的?我就不知道你什么什么意思,不过,你对我确实没什么威胁,我宁愿秦欢把剩下所有的一切无处安放的青春全都塞到你那去,你翻不了天,我跟妈妈说上几句。”

  颜霜没有说话,她的表情不苟言笑,又不能过于冰冷。

  “别这样,冰凝,现在这时代…这些话不能说,颜霜只是雇佣关系,她拥有全部的自由,不要去威胁别人,颜霜取代不了谁,别人也取代不了颜霜。”

  “你啊你,坏老公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,所谓的自由不过是让别人选择和你在一起,还是和你充满欲望的在一起,还是和你开心的在一起,只是被你用爱情这把蛋糕刀切开的方式罢了,颜霜迟早是你的。

  我也只是希望,我也没法让白青青滚蛋~毕竟我是那么爱你~”冰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就代表她有下一步的心思了。

  “我知道冰凝最善解人意了,青青会成为不让我们失望的网红。”

  “她越红,你越爱她~我么,什么都不会~”她这自然是谦虚,她自己觉得是谦虚。

  “你是慕冰凝,诗和远方,也是很重要的,你是石头的酒杯。”用抽象的诗词来对付她。

  “哼,算了吧,你的诗和远方很多。”

  “但我保证,我会和你去你想去的地方,和你分享所有关于山川风月的日光和云朵,一座座城池掠过。”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不会脸红了。

  我知道我必须要在杭城进行走钢丝一般的危险博弈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慕雨眠并不是在堕落,而是在抛弃感情成为真正的金融托拉斯代言人。

  我装作风轻云淡似乎闲情逸致的样子,但内心确实开始着急了。

  我甚至需要颜霜的支持,到处都有她的眼睛。

  我也必须要跟芸裳谈谈。

  她给权限,我才能放开手去做,现在网红虽然归我管,但她们的发展已经完全足够了不需要玩干预了,夏芷的企划精准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冰凝捏着我的脸。

  颜霜的车子开到了属于慕芸裳的别墅,就跟雨眠在同一个小区,下车的时候,冰凝没说,我也要抱着她下去,“脚不沾地的到屋子里,毕竟你穿着婚纱呢。”

  我的公主抱同样让她很受用,冰凝勾着我的脖子。

  “老公…”那眼神越发的水汪汪,越发的想要把我勾魂摄魄了。

  但我的余光也很在意颜霜今天的打扮,她难得穿了一次常服,利落的马尾,这种天气的运动长裤和运动上衣,很寻常,但都掩盖不住她爆炸健美的身材。

  我知道她并不是真正在同情吴渊。

  她只是在慨叹慕冰凝的变迁。

第375章 颜霜不再是她们家人?是我的!

  慕冰凝相当识趣的离开,我知道她不会给我太多时间。

  我带着颜霜很简单的找了个一楼的隔间。

  很久没有拥抱颜霜的腰肢了,颜霜的腰肢总能给我一种强有力的安全感,她可不是什么贵族手中的佩剑,我很喜欢她带着抗拒又不得不让我拥有的感觉。

  怪不得夏芷喜欢小空间,但就算是所谓的杂货间,放在慕芸裳的别墅中,也有十几二十平了,颜霜还是有很多回旋余地的。

  “冰凝还在等你,能只说话,别这样么?”颜霜小声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你居然会拒绝我?刚才还要送吴渊回去?我就不行?”我带着点借题发挥的意味伸进她的长袖了,从她的小腹往上直接找到她雪藏的温软,抓在手心。

  “秦欢,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只是想抓住你言语中一句话的失误,借题发挥的占你便宜。”

  “…”颜霜对我的无耻相当无语。

  “霜宝,其实,我知道你很难受,并不是因为我打垮了吴渊还是如何,是你觉得,慕芸裳值得你效忠,但我不值得,我真的只是个外人,我对慕冰凝和慕雨眠的态度都暧昧不清,我看起来也没什么本事。”

  “不,我承认你有本事,你这样的出身能让她们神魂颠倒,能让冰凝爱的死去活来。”

  “我只是用了几个跳板,花言巧语,恰好戳到她的软肋了,冰凝比较单纯。

  我得位不正。”我揉紧了颜霜,面对面的,我看着她的眼睛。

  “我只是一个…你可以不用把这些话告诉我。”

  “我觉得你很重要。”

  “你只是想上我尝鲜,我没什么好吃的,不用说的这么冠冕堂皇,慕冰凝还在等你,你没时间的。”颜霜没有反抗,她被我压在墙角,眼神里没有厌恶,手中也没有别的动作,其实只要她想,我的骨头可以被她一脚踢裂。

  “颜霜,你也清楚吧,慕雨眠跟芸裳不是一条线,而慕冰凝不堪大任,我如果没有你~是真的没有太多人可用,夏芷进入不了权利中心,林烟和茉心只是网红,她们只是泡沫经济中的昙花一朵。

  没人能真的帮我一起踩刹车,但我真需要你,我会跟芸裳姐说,让你留在我身边,我真的要你成为我的影子。”我加重了语气。

  “那这些话,你留给慕总说。”颜霜被我抱着,胡乱的轻吻了两口。

  她可以躲闪,让我直接滚去吻墙壁,但是没有,我非要她抱着我,就这么直直的吻她的嘴唇,没有什么口红的嘴唇。

  但还像是有一层甜霜,我喜欢看着她看似没有波澜的眼睛。

  “我去找冰凝了。”

  “嗯早该去了。”她松开了手,刚才我强行让她的拥抱一下子就消散了。

  我也不需要跟颜霜多说什么,她不情不愿对我没什么影响,但我要让她有影响,要让她觉得自己有影响。

  颜霜是非常关键的点,她能迅速搜集我想要的任何关于那些人的证据,而且,给我强而有力的保护。

  她是我一骑当千的皇家骑士,但甲胄下,又是一颗温暖为我的心。

  “在等待时间里,好好想我,好好做饭。”我的手原路返回,我的指尖有很干净的原初奶香味,我嗅了嗅,心满意足。

  “秦欢,我很讨厌你,但我知道,隐隐约约的知道,你可以救慕家,我是陪着她们一块长大,我很清楚慕雨眠或者慕冰凝接手,会出现什么问题,我一开始只觉得你吊儿郎当不学无术,跟吴渊完全无法相比,我也觉得吴渊会是雨眠的如意郎君,但我想多了。

  吴渊连自己家族最核心的产业都能拱手送人,动不动把自己唯一安身立命的股权都拿去换做舔狗的源动力。

  而你能从冰凝这儿拿到股权。

  你跟那些女人能建立各种各样的连接,几乎每个人都站在你身边。

  纵然你身上的个人私德已经到了让人难忍受的程度,但我没资格说你。

  资本的原始积累总是血腥,再怎么光鲜也带着剥削和恶意兼并。

  老慕总做过的很多事也都是对其他资本的赶尽杀绝。

  我没办法,我只能放弃思维,当一个猎犬。

  其实我从一开始,只是单纯的希望,雨眠,冰凝,她们这样的孩子能开心快乐下去,对我拳打脚踢,把我当成女仆之类的,都无所谓。

  只是,我确实担心,君子之泽三世而斩。

  还好你反对金融,还好你有自己的想法,这些跟老慕总跟我都不谋而合。”颜霜说到这儿,我几乎已经确定了她的心。

  她这些话看似在喃喃自语,实际上,慕芸裳已经做出了选择。

  我深深的点头,这次跟她的接吻,是志同道合且骨子里带着尊重的吻,但吻还是吻,不够热烈,也不够欲望。

  “颜霜,慕芸裳把你当做家人,但冰凝和雨眠已经把这份感情变质了,你愿意跟随老慕总的原因,也是因为她在这个时间还拥有着往日不再的温情,她的人性叹息又在无病呻吟,她下去手,想让我来龙鼎。

  对吧?”

  “你很聪明。”颜霜点了点头。“你确实能抓住那些焦点,也确实能笼络人心,这些话不算油腻。”

  “我也只有这点本事,我很快回来找你,确切的说,不管我在哪儿,你都该跟我回家,对么?我会正式向芸裳姐要你。”

  颜霜不置可否,“我去准备晚餐。”

  从颜霜那边出来,我花了不到8分钟的时间,但冰凝已经站在楼梯转角了。

  “8分26秒,秦欢,时间稍微有点久了,你是对颜霜拳打脚踢了?还是痛骂她了?怎么觉得,没什么动静?”她穿着的婚纱一抖一抖的,在楼梯上也有些不安分的摆弄自己的长腿,她在逐渐吸收我不谙世事的小家子气。

  “嗯,跟她说了会情话。”

  “什么??”

  “开玩笑的,这些话只留给你。”我的目光相当贪婪的逡巡在冰凝的胸前。“坏老公,我真是无可救药了,看到你就有感觉了,怪不得我妹妹这么喜欢你,只可惜~”

  “可惜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她没见到我穿婚纱的样子,就要被你吃干抹净了。”

  冰凝被我拦腰抱起,她紧紧的贴在我的怀里。

  婚纱的质感不是纱,那拆掉的裙摆才是,里边的内衬依旧选择的是顺滑的绸缎。

  我知道自己该全身心的投入大快朵颐,而不在乎脚下踩的楼梯台阶是不是汉白玉了。

第376章 芸裳姐,我需要你的支持!

  我渴饮冰凝的一切花蜜,这女人不喜欢烂醉如泥,但喜欢暖风熏着绿树红杏。

  她被我刺激的在小资幻想的麦浪中一阵阵被我吹拂,弯腰又挺起。

  “老公。”冰凝的长腿伴随着银铃儿般的笑意缠住了我的身子,她已经梦里不知身是客般的千江有水千江月了。

  那宛转绕芳甸的美妙滋味使得她的腰肢像是浪潮般拍打着我。

  这女人早就忘却了逢场作戏,忘记了自己的双面,忘记了自己要索取的东西,她漫无目的,只把片刻的爱情当成永恒,在情调中过分沉沦,像是永远坐在永远不会关门,灯光永远璀璨落在旋转木板上,慢悠悠的不停歇。

  浪漫和刺激恰到好处,却让岁月慢性死亡……

  我在冰凝的浅滩会被她的浅色丝袜一次次的勾进被窝深处,我当然可以满足这个女人,让她绵软的在我耳边呵着热气。

  “怎么了。”

  “一整个下午都是你,唔,以后也都是你,我想照顾你但没什么地方好下手呢~”

  “有什么想去的地方?绍城?”

  “不想去,什么地方都不想去,就算是旅行,也只是在不同的酒店里和你做,我现在只想这么过日子,快乐的不用思考什么未来,不用关心粮食和蔬菜。

  不用再为别人的痛苦落泪,就算要落泪,那也是你在我身边,你给我擦。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