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175章

作者:江舞

  那种胆怯和不安,我第一次觉得这间办公室有这样强大的威势,远超当年我走进林婉的办公室挨骂时的感觉,苏阿姨抓到我跟林婉…甚至我老爸给我铜头皮带抽出血,都不及现在的十分之一。

  我缓缓的推开门,看到里边那位穿着黑色鱼尾长裙的女人,她安静的看着桌面上的文件,滑动着平板,纤手并没有去敲击键盘。

  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。

  “慕,慕总,我…我刚来…您,您是找我有事吧?”她那渊渟岳峙的强大气场比起我第一次见到慕雨眠还要离谱。

  之前就被她惊艳和惊吓过,我现在就怕她暴起发难高跟鞋的细跟直接刺穿我的喉咙。

  要是直接刺穿还好,现在这样的氛围里,我总觉得空气都在拷打我。

  我之前还很嚣张的觉得自己在冰凝身上握住了一切,我跟雨眠抱在一起的时候,我想我就是龙鼎的主人之一,但现在…

  “从什么地方过来的?秦欢?”

  “我我从,从外边小镇,刚旅行…刚旅行回来。”

  “秦欢,你应该知道,我不喜欢跟你咬文嚼字,也不喜欢你,我问什么说什么,只关注问题本身,我问你的问题,目的在于,让你自己和盘托出,我抛砖引玉,你该把你做过的坏事,全都交代清楚。

  我没空跟你玩什么嘴皮子的游戏,我两点半还有个会你应该知道,自己做了什么肮脏的事,全都吐出来!”慕芸裳的语言一提高声调。

  我汗涔涔的。

  “慕阿姨…那个,我,我确实是跟,冰凝去的,后来雨眠也来了,然后…然后…”

  “然后你一天之内,睡了她们两个?”慕芸裳的声音相当可怕。

  “我…慕阿姨,这个…这种事情,我,我也不想的,主要是…”

  “你跟公司里的林烟,陈茉心,夏芷,白青青包括苏家的那个,苏茗雪都有多多少少暧昧,对么?”慕芸裳没说一句话,给我感觉就是手术刀在我的肌肤上游走,随时准备剖开我的胸膛,把我的心给挖出来。

  慕芸裳站了起来。

  我整个人的神经就更加紧绷了。

  我咬着牙齿,勉强维持自己的镇定,慕芸裳是真的高挑到离谱,她的身高起码173了,这双高跟鞋虽然不是恨天高,但起码也有个6cm,这身高直接逼近180!

  她的双眼比起慕雨眠凶狠时的鹰视狼顾,那才是真正的来自漆黑夜晚的狩猎者的眼睛。

  她气势上完全压倒了我,稍微留了点力,但没有留情,长腿宛如雷霆破空炸响,一脚踢在我小腹上。

  我弓着身子有些伛偻捂着肚子差点就趴了下去,我知道,一旦趴下去,那就真的站不起来了。

  现在什么都已经做了,现在我还能害怕什么?慕雨眠来找我,她如果真的想抹掉我,有的是办法悄无声息的让我和我的家庭彻底完蛋,伸头也是一刀,缩头也是,我要跟她讨论八小时工作制,我要跟她讨论的应该是关于慕雨眠和我的婚礼,而不是现在这样… 我确实应该害怕愧疚,但我更该弥补慕冰凝想要我做的一切,雨眠也不希望我这么唯唯诺诺像个懦夫一样,在慕芸裳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  我拥有的那些花儿可不单单是散落在天涯明日就消散的,她们合纵连横,她们宛如联结着照亮夜空的星辰。

  “慕芸裳,我知道!我知道自己确实不够格,我,我跟雨眠在一起的时候,确实彻底沉沦,我抱着冰凝的时候,也侥幸想过自己是鸠占鹊巢,我利用她的善良…我,我借着苏茗雪的名头,我跟林烟也不清不楚,跟陈茉心更是一场烂醉。

  我谁都喜欢,谁都爱,但我绝对没有私心,我要的,只是…”我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,那双波涛如怒的可怕眼神。

  我在语无伦次中差点就迷失方向,被她眼神中漫天的洪流给冲垮,她居然没有鱼尾纹,慕芸裳的妆容没有过于精致的堆砌,却没有半点时光的痕迹,她甚至比林婉看起来还要年轻和锋利。

  “这些话,听起来,真想让我把你的五脏六腑全都抽出来!秦欢~真是没想到,没想到我的女儿又跟这么普通的,这么可笑的男人,这个在我面前害怕的浑身发抖的废物上了床!”

  “我,我也没那么害怕…我至少,至少没有趴下。”我看着慕芸裳,知道她眼神中有故事.

  冰凝和雨眠都很少提到她们的父亲,我好像记起了雨眠的只言片语,或者夏芷告诉我的,雨眠的父亲早就故去了。

  “那个,慕阿姨…龙鼎,龙鼎是怎么创立的??我…”

  “想转移话题?”

  “因为您刚才说又,又跟我这样的废物的,那必然是有前车之鉴,虽然我并不承认自己那么废物,但我相信,她们是不是跟你拥有过一样的,或者类似的爱情…”我试探性的问着。

  “你没到了解这些的时候,秦欢,我真的相当痛恨命运,有些事情,就是会重演,我根本拦不住自己的女儿去飞蛾扑火般的享受爱情,雨眠很随意的就给了你。

  给了你这个根本不谙世事,什么都不懂的,一下子就翻身的可笑又平凡的乐色。

  你有了林烟还不知足,还在那儿…”慕芸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,她看起来多少还是有些头疼的。

  “我知道,在您眼中,这就是小孩子胡闹…”

  “这可不是胡闹,上床意味着很多,意味着,你不得不加入龙鼎,你不得不…”慕芸裳的眼神一转,她的语气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,这是进一步的比诘问更加高级的不动声色。

  “我先问你,秦欢,雨眠和冰凝,只能选择一个的话,你会?”

  这又是可怕的经典选择题。

第336章 慕芸裳那杀气腾腾的可怕野心

  “慕阿姨,我真的…真的没法选择,雨眠,冰凝,她们对我来说,很可能只是一瞬…我能抓住的能拥有的,只是一瞬。

  这只是年轻时的怦然心动。

  我…不会要任何股份,也不会觊觎龙鼎任何的优待,我已经拥有了她们最美年华的片刻,我的去留我自己都无法决定,更别说选择了。

  有资格选择的是您,是她们,但不会是我。

  只是我真的不想让吴渊让这么个外人来染指,我想给慕雨眠保驾护航,也想要呵护慕冰凝的梦。

  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在说谎,但…”

  “我知道你不是,你说话的语气,你的这幅神情,很多年前,我也见过,见过某个花花公子确实帮着我一起成立了龙鼎,我们一起奋斗,一起

  但可惜的是,公司成规模了气候了,他很快也就沉溺于其他女色了。”慕芸裳挑了挑眉毛。

  “有你这样的,还要去找别人?你现在都是万种风情…”我脱口而出,但下意识的就反应过来,我这是自己抽自己的脸。

  “男人总是不知足,更别说,你这小崽子什么本事都没有。

  不一样祸害着这么多的姑娘?

  那时候比现在更加沧海横流。

  女孩子的心,更没有经历过物质和拜金的熏陶。

  大家都还很单纯的相信理想和市场,觉得自己都有光明的未来。

  你的眼神现在虽然怯懦,但你很有底气,你知道,我不会对你痛下杀手,你已经跟雨眠还有冰凝都睡过了,这种感情是拦不住的,就像当时我的父母也没法拦住我去奋不顾身的跳进那截南下的列车。

  我自己都在歌颂爱情,当然,吴渊也确实无能。

  他这种人没法让龙鼎延续,他骨子里也是个懦夫,但你骨子里,是个改良加过度的混蛋,虽然最终一定会淘汰,但这个阶段需要你。

  雨眠有了你,处理事情会和缓,而冰凝有了你,会在某些方面不择手段。

  我需要斗争,这样的斗争一定会促进龙鼎继续发展,而不是慢慢变成死水。

  说实在的,你所拥有的那些女人,已经不能叫做偷晴了,如果从客观角度来看,这样的人脉所形成的可怕资源,足以让你登上另外一个台阶,我可以藉由慕冰凝或是雨眠的名头,帮你介绍其他大财团的独生女。

  让你笼络人心,你必须给我一往无前!

  这不是建议,这是你必须要做的。

  你不能只拥有雨眠这样的女人。

  我不可能只让你盘桓在我女儿身边。

  或者说,你要保持活力,你要让慕雨眠永不厌倦。

  你在我这儿想要得到承认,就必须不断的开疆拓土,你在内要稳定矛盾,在外,要联合其他财团,慢慢掌握她们的股份,你是我的傀儡,也是我的女婿,我需要一个包装强烈人设的存在。

  所以我选中了你,秦欢。

  我是不害怕失败的,失败后献祭消失的只有你一个。

  吴渊那边,关系估计要彻底破裂了。

  但掌控吴家容易毕竟他们也已经被我蚕食的不剩下什么了,虚伪的诺言,可笑的合作,他们信以为真的世交,全都化作资本的把戏了。

  现在做生意已经没法纯粹,龙鼎也不是经商本身了。”慕芸裳的眼神比起冰凝和雨眠都更加的深邃可怕。

  她所想的已经不是一亩三分地关于龙鼎的事情了。

  “这…慕阿姨…我,哪儿有这样的本事…”

  “你有的,很多上层人士的女儿,也只不过是个小女人罢了,她们的聪明,美好,容貌,大多都是温室里的花朵,不少留洋回来的思想脱节又开放,很多久居深闺的单纯又可笑。

  落落大方的很少,大多,都是追求精神层面,追求那些若有若无的光环。

  真正能做事的那么几个,雨眠算是其中之一,我很骄傲,但雨眠都愿意和你这种人走近,你自然有你存在的理由。

  我看着你的眼睛就明白,原本的你平平无奇,一步步靠着苏茗雪的魅力渲染,现在靠着雨眠的魅力渲染,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。

  龙鼎不会亏待你,但同样,你必须要把自己彻底的绑在这架战车上,哪怕你会被碾成血肉齑粉。

  你都要坚持下去。

  明白么?”慕芸裳的眼神几乎要暴力的勾出我的灵魂。

  她踩住了我一切道德的脚后跟,我只是看着,就要被这片漆黑的真正大海,毗邻寂静宇宙般的海洋给彻底吞没。

  “如果做不到,你也没法退出了,你想要出去,就得把你的一切都留下,但你总会藕断丝连。”慕芸裳笑了笑,那种笑容让我既惶恐又想靠近,真的是一座在远方发出奇幻般光芒的灯塔。

  “从一开始你就没资格染指她们,但既然染指了,你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,现在我没法找到由头吞并那些人的企业,但至少你可以吞并那些企业家的女儿们。”慕芸裳的心思几乎不能叫做恶毒了。

  这种方法绝对行不通。

  “这不可能,我爱她们,我…我不可能继续下去了,龙鼎已经够大了!”

  “够大么?那只是觉得,实业还是凋敝,龙鼎还是有短板,金融会让产业空心化,钱不再是钱,你必须要阻止。

  雨眠最喜欢玩这种多空游戏。

  我多少也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  她有我年轻时的傲气,那种可怕的刚愎自用,现在,能劝劝的也只有你,我的话,适得其反了,但我手上还是有着股份,可毕竟操心了这么久。

  总该交出来了,如果全靠我,那些寄生着的老员工班子拿着那点股份会成为永远的恶疾。

  我也想要颐养天年,但两个女儿没一个省心的,她们爱上同一个男人,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。

  到最后,荣华富贵这么久,睡到傍晚,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。

  山珍海味已经不和胃口,粗茶淡饭又难以下咽。

  我自己不行伸手,也只能吃点水果了。”慕芸裳不自觉的流露着家人一般的抱怨。

  “我有空就去!慕阿姨…我会好好照顾你!”我马上拍胸脯发誓般的站直。

  “照顾是必须的,你必须要直接接受我的管辖,发号施令,那你这是答应了?我之前说的那些话?”慕芸裳的笑容可怕的和善着。

  “我…有些事情我真的做不到,我不可能,雨眠,冰凝…我没法对不起她们,那八小时工作制呢?”

  “那个是小问题,我早就想要了,八小时工作制,就是留着,给你,也给冰凝点说头。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