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157章

作者:江舞

  那时候的秦欢还有一颗赤子之心呢。

  现在他还愿意出去走走,哪怕是跟慕冰凝,也挺好的,人总归不能失去一些…年少时的感动吧?应该这么说?我就是因为秦欢身上的这种感情,莫名喜欢上他的。

  然后就是他笨拙的对待爱情,现在?

  他在你们那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,我的爱都力不从心了。”我有些错愕的看着苏茗雪,看着她的眼睛。

  茗雪那种清澈见底的眼神,还一如既往。

  慕雨眠咬着唇,眼眸中异彩连连。

  “真好啊,秦欢,有个这么爱你的女人,我都感觉好幸福…”她的眼神看着苏茗雪几乎要看到失去焦点。

  “现在秦欢变了很多,但他还能同情慕冰凝,答应她那种对龙鼎来说几乎不可能的诉求,就还是他,这微妙的闪光点。”

  “他还不是眼馋慕冰凝?旅行一个月…”

  “雨眠,你对自己,对我也太没信心了,一个月的时间跟一个女人,一个月的时间跟多个风情万种,争奇斗艳的姑娘,你要是秦欢怎么选呢?

  慕冰凝跟你类似,但完全没有你的妩媚,肤质跟我们这种养尊处优的也没法比。

  只是做的话,秦欢完全可以跟你一起威逼利诱,我知道慕冰凝菩萨心肠,割肉喂鹰都是小事了,用八小时的事情来做做文章,浪漫理想的文学少女最容易被骗了。”苏茗雪摇了摇头。

  “也是,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留在秦欢身边的原因,虽然我完全不赞同,甚至非常讨厌慕冰凝那些毫无实用价值的思想,但,每个人的思想都是可贵的,我没时间出去走走,更不可能去跟那些形形色色普普通通的人握手。

  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修整,而且,一个月不见面,可以让我确认自己是否真的爱秦欢。”慕雨眠轻笑了一声“他在我身边,我工作都有点受到影响,不在,我可以大刀阔斧的做好任何我想要的事情,等他回来,我再决定去留。”慕雨眠的眼神里当然有这种思忖。

  我也想到过,她想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冷却彼此的心。

  “嗯,我会站在原地,你们去哪儿,我不管,最好到时候秦欢回来,谁都不爱了。

  毕竟,像他这样的男人,没一点好的,大家都是稀里糊涂的相处,稀里糊涂的爱上。”苏茗雪挑了挑眉毛。

  “只有我和青青,是在校园的感情中…”

  “白青青?很快就变得争名逐利,蝇营狗苟了,她昨晚单独的直播效果也非常好,陈茉心会慢慢远去,市场会选择白青青,在自信起来后,她必然能歌善舞了。

  秦欢是她年少时的青涩…”慕雨眠拍了下我的肩膀。

  “青青或许会变吧,谁知道呢,一个月的时间,很短很短,但对青青和她们来说,是天翻地覆的日子。

  秦欢,所以,你还要去么?如果你保守的蜷缩在这儿,我们完全可以去骑马,玩高尔夫,继续去海边,享受生活,那些女人离不开你,在醉眼朦胧中会继续偷欢。

  但你跟慕冰凝去远方,或者去这样那样的城市看过,回来的时候,慕雨眠的热情可能都熄灭了,慕冰凝或许还是要嫁给吴渊?你不会那么心想事成,怎么办呢?”苏茗雪想要我说出那个答案。

  “但总要出去走走。”

第301章 我跟慕冰凝,一步之遥,远行!(2/求推荐月票)

  “我的笔,确实很久没有动过了,我在龙鼎过的日子过于美好,美好到梦幻了,我站在高层,我的办公室经常空无一人,我们每天都俯瞰着26楼下的那些奔波来去的人们。

  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了。

  除了那次小馄饨,现在顿顿吃的都是珍馐。

  我甚至没有坐过地铁,雨夜我都不怕,从龙鼎到一处大平层或是到别墅,从一个停车场到另一个停车场,雨水甚至都没法打湿我的裤脚。

  我知道这种享乐主义很爽,但随之而来的,就是空虚,那种惆怅落寞的感觉,情感会在颓败的荒原中尽情啮噬我们的感情。

  我知道,更想回到以前的青春校园的生活中这句话很虚伪,我现在打dota的键盘都落满尘埃。

  但总该去看看了,我要脚踏实地,而不能总是在云端漫步。

  物质富足的世界我已经见识过了,绚烂旖旎的让我有些害怕。

  雨眠你的每一寸肌肤,都是这座城市夜晚的杰作。

  但我总该写点东西,找寻下属于我的人生价值,我存在的意义不能只是为了女人,床笫之欢,一晌贪欢,这样,我也会变成所谓的消耗品,在你们那儿毫无意义的活着,依附于龙鼎,成为寄生虫,吸血鬼。

  如果慕冰凝没跟我说过那些话,我或许会甘之如饴,但说过了,我选择跟她一起去走走。

  我跟她一定会有共同语言,她也一定不会爱我。”我很笃定的说着。

  “都这么说了,秦欢你就去吧,偶尔也要为自己的理想买单一次,苏茗雪也鼓励你,我只会发你慕冰凝出发那张车票的时间,如果她换了车票,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,你只能碰一鼻子灰,我把照片发你了。”慕雨眠狡黠的笑着。

  “车站那么大,总会遇到的。”苏茗雪的话语,是截然不同的美梦。

  “需要我帮你收拾衣服?”

  “我自己来吧,收拾几件就好,轻装上阵,毕竟不是去真正的旅行。”

  “也好,那吃过早餐,你就去吧,不送你了,秦欢,等你回来的时候,我会去车站接你的,你车子开去?”

  “不用,我坐地铁就好,只要能赶上那班车。”我看了下车票,是中午11点出发的,去一个我甚至不知道名字的县城。

  我很怀疑她是随机的挑选了一座城市,苍城。

  我简单的背上了行囊,这时候就要带上轻薄的mac了。

  苏茗雪和慕雨眠都没有送我,茗雪只是看着我,雨眠则是直接离开了,她要去龙鼎,我要去哪儿呢?

  现在买票,这个时间当然还有剩余。

  一个人站在骄阳下,走进好久没坐过的地铁站了,无论何时,杭城去往火车站的地铁总算拥挤,大都市的地下隧道,都有那么多人在排队等候。

  充满了活力,这种人海里的孤独让我带上了耳机,再一次与世隔绝,直到高铁站。

  我其实隐约有种想要下车的冲动。

  感觉自己似乎更适合在迈巴赫里小憩,在龙鼎的咖啡厅,在雨眠的大床上,没有人要求我这个既得利益者必须去远方找寻什么虚无缥缈的故事。

  我也确实有很多办法来对付慕冰凝。

  但我还是在略微的摇摆中,选择了高铁站,最后一站,跟着路人一起行色匆匆,去那个小县城的检票口也有不少人在等候,那是通向另一个繁华远方中的一个小小站台,大家只是途径,是一晃而过的标识。

  我看到了慕冰凝,她的黑色小拉杆箱,她没有穿着嫩色宜相照的席地长裙,也不是什么改良旗袍高定,只是很简单的牛仔裤,扎着马尾,白衬衫。

  脸上粉黛拍的很轻,我走到她身边,几乎只有沐浴露的味道了。

  她坐在角落里,边上没有人。

  “冰凝,早上好。”我挥挥手打了个招呼,她的眼眸在看到我的一瞬有片刻的讶异,但很快,神色就恢复如常了。

  “一个人旅行?去哪儿呢?”

  “你为什么要跟来呢,有那么多女人等着你?我不是出去旅游的,我喜欢独自一人,也不喜欢被打扰。”

  “其实你还是想,看看吴渊会不会陪你一起?他被雨眠找人灌醉,今天应该还在神志不清,我可以抛下这样那样繁琐的人情世故爱恨纠缠,跟你一起出去看看,一个月。

  确实有人想要孤独的旅行,但不会是你。”我很清楚慕冰凝的眼睛,她对吴渊还是有那么点小小,小小期待的。

  慕雨眠给我发了不少信息,告诉了我现在的情况。

  “趁我还愿意给你发消息,好好的幸灾乐祸吴渊吧。”雨眠给我发了这么一句。

  她的那些消息大概的意思,就是吴渊早上就清醒了,而他清醒后接到了慕芸裳的电话,让他好好的在公司熟悉事务。

  慕冰凝跟吴渊说过自己要去旅行,也说过自己的一些想法。

  但现在,还有20分钟就要发车了,吴渊当然去了公司。

  他很欣喜的觉得我跟慕雨眠都滚蛋退出了历史舞台,他粉墨登场。

  他给慕冰凝的回复是,忙完这两天,马上去找她。

  当然,对我来说,两天后就太晚了。

  慕芸裳会给吴渊布置无穷无尽的工作,慕雨眠会在暗中接替一切。

  当然吴渊觉得自己是龙鼎主人时,一个月后的某一天,慕雨眠会彻底粉碎他的梦。

  文学少女,总喜欢有人跟她踏上同一节列车,那是开往远方的列车,不管去向何处,有勇气抛下一切的人,在学生时代一腔热血自然能追到。

  但现在么?

  我是学生,吴渊不是。

  我在暑假,吴渊…已经开始接受新一轮的资本异化了。

  “我没有想过,也不需要期待,我是去拍照,写东西的。”

  “那,我们恰好同行。”我笑了笑,哪怕我们的车票不在一起,我也只是跟在她的身后。

  慕冰凝没有说话,我和她一步之遥。

  “我身上,沾染了太多关于慕雨眠,关于这座城市资本焕发勃勃生机的余毒了,冰凝,我变得不像自己,我知道这一个月,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,可能,她们没一个人会爱我了,当大家冷静下来再看,我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。

  但我还是愿意出去转转,我知道你的远方不是随机的,你的文字老练又有着镌刻印记的能力,我看过了,你确实爱着这片土地。

  而不像有些人,抽干了土地的血,等肥沃的土地失去活力筋疲力尽,还要骂一句怎么如此贫瘠?”

  慕冰凝的眼神很明显的有所触动。

  她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但忍住了,因为屏幕上已经开始跳动检票的绿色字样了。

  我没有拉过她的箱子,我不需要过量奉献我的殷勤,我们稍微保持距离,我们坐同一班列车,她依旧不会远去。

第302章 慕冰凝还年轻,她的同学往何处逃离?(3/求推荐月票!)

  我坐在慕冰凝的身边,我倒不是鸠占鹊巢,而是有时候偏偏就这么巧。

  我跟慕冰凝恰好在同一个车厢,我坐在她旁边。

  当然,是不是坐在一起并不关键,我知道我可以和路人换个座位,但缘分总是妙不可言。

  她的座位靠窗,我在过道,看窗外风景时,总要看她。

  “为什么是苍城?”

  “我大学有个室友在那边,有段时间没联系了,她之前在杭城工作,发展的并不算好,回老家去了,我想作为第一站,每座县城,要有她的记忆,我要找寻以前认识人的碎片,不然,漫无目的只是拍拍照片,没法系统的形成文字。

  这次跟以前不一样,以前我总是找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人,多少有些走马观花。

  在我眼中,所有的风景,最后指向的都该是人,我也该关心下,我所认识人的过去,这一次,更像是跟我青春年少时光的一次真正告别,带着私心也有温情。”慕冰凝的话语简单利落,但很好听。

  “这算是,踩别人痛点么,很久没有联系…躲在小县城里,我很想说,她应该有什么未来,她或许是那座县城里的独立女性,或许,她是独立女性,开着蛋糕店,开着花店,生意还不错,赚的很滋润。

  但冰凝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她过的并不好,你该怎么面对呢?真的要去问她琐碎的故事?要她承认自己的失败,化作你的文字?”

  “我没有这种想法,我只是想看看从前的同学,谈谈心,我不会幸灾乐祸任何悲伤,而且她可能不适合杭城…但所有的生活都是可以触碰的,不少陌生人都可以在只言片语,在一顿午餐中跟我说出她们的故事,我们曾经认识过的人,更应该毫无保留,被生活打败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。

  如果她真的,日子难过,也需要一场在我怀里的哭泣发泄,我马上就要结婚了,可能以后没什么机会再见了,大学的时候,我跟她以前经常会去图书馆看看书。”慕冰凝确实很理想。

  认识的人之间是最难开口的。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