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152章

作者:江舞

  他们的心血熬成粥,富人们不看一眼,流进无人问津的下水道。

  我能怎么办?我已经无法跟她们站在一起了。

  这座城市光鲜的不行,你跟慕雨眠在数百平的大别墅享受最顶级的精油,你们可以玩得尽心,但有多少公司员工奔波在路上,为了那遥遥无期的加班费。

  一掷千金的派对每晚都在举行,那些名利场中汇聚的上城名媛,所谓的什么贵公子,什么靠着自己的父辈创业,全是骗人的鬼把戏,创业时候许诺大饼,赚的盆满钵满只字不提。

  我们的城市不该是这个样子。

  8小时工作就应该让人吃的起牛排,住的起房子,每天上班时间就该延迟,餐补就该按时发放,工资就该算清!出一份力就该给他们,而不是让他们疲于奔命。

  8小时工作,8小时休息,8小时生活,这是最基本的事情。

  慕雨眠自己在享受生活的时候,为什么不能推己及人?她喝的是多高档的红酒?为什么不能多给半个小时,让那些普通员工好好吃完一餐饭。

  只有C1级别以上的员工才能申请所谓的补贴,那不到员工占比的20%在这座30多层的大厦里,就像个可怕的都市森林,她在不知不觉的啃食着普通人的血肉。

  像林烟她自己从来不准时来公司,却要人在8点半随时待命。

  很多人因为加班失去了爱情,失去了对生活最后的一点激情,血液上长满了铁锈,最后走也走不动,连失望都显得麻木了。”我一点都不惊讶,慕冰凝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她多少让人感动,我或许见过这样的人,但首先她是慕芸裳的女儿,站在她的立场,她可是钟鸣鼎食,锦衣玉食,遍身罗绮者啊!

  她能说出这样的话,很难得,这就是中文系的魅力么?语言不在风花雪月上,而在于理想的热土。

  “我知道,慕冰凝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样的话,我会帮你,但…有个前提。”我的眼神明灭不定。

第291章 晚来天欲雪,我陪你喝这一杯!

  “这个前提,恐怕我不能答应你,吴渊确实很可怜,人总是要背上枷锁,也总是要失去的,我答应的事情会做到的,结婚后,我想去到处写写,记录大国小民,普通人的生活。

  写一些我认为痛苦的事情,那些大家都不愿意看的深刻故事。

  这个时代到处都是鸡汤和美妆,那些腻味的…属于都市的闪光,我想走访那些边陲,想去无人问津的县城,生锈的地方,拍照,写文。

  家庭是我应尽的义务,但他不该束缚我,也束缚不住。

  我也不愿意要那些血汗凝结成的分红,那些透支着普通人红利换来的热钱,我自己写的文章也足够吃喝了,我会把最后一点股份送给你,作为…你跟慕雨眠结婚的随礼。

  粗茶淡饭也好,有多余的,就捐了去。

  给那些充满的希望的活动…做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。

  我知道雨眠很喜欢你,秦欢,我知道,你内心不是那么的…过分。

  你到现在也没从公司捞什么钱,我不相信你的善良,但你是新闻系的,内心里总会有一点不那么世故圆滑的亮光。

  我希望对普通的员工执行八小时工作制,真正的,人性化的日子。

  让他们也能在下班路上闻一闻花香,堵车了也不会太着急。

  不用被无形的鞭子抽着,痛苦的过着没有盼头的日子。”慕雨眠似乎知道我想说什么。

  “吴渊这种人,配不上你,你是高洁的花…”

  “她们需要吴家,需要捆绑吴家的利益,母亲给了我很优越的环境,我多少应该报答,因为以后我要浪迹天涯,去别的城市生活,照顾吴渊的时间很少,也不会要孩子。

  这些母亲都说可以,她们也希望我远离,远离这里…这儿或许不是我的家,这儿没有金麦穗和赶车谣。

  我已经多少有些厌倦了这种长满了虱子的华丽袍子。”慕冰凝摇了摇头。

  “我不想让你走,你该留下的,你能做的很好,我会保证你在公司里有一席之地,慕芸裳以后越来越力不从心说了不算,你拿着自己的股权,至少能跟雨眠有所抗衡。

  你现在可以将计就计,借着名头收拢资金,掌握更多的…”

  “我不喜欢做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。”

  “那谈何拯救呢?只是一句轻飘飘的话语?靠我?靠慕雨眠自觉?她这人的贪婪和刻薄是写在骨子里的。”

  “你有办法,我从小拿雨眠没办法,她拜托我的事情,我没法拒绝的,她毕竟是我的妹妹,不管她坐在什么位置上。

  我知道自己软弱,我也没她的那些手段,我就算拥有公司的一部分,那我所带领的那批员工,一定会被她挤压生存空间,她会不遗余力的架空我。

  雨眠这样的事情,做的很娴熟了。

  而我一旦投入到所谓的名利场中,就要整日整夜的为这些尔虞我诈蝇营狗苟,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,我想做自己的事情,做我力所能及,而非力有不逮的事情。

  我只有文字…只有…这些。”慕冰凝认真的看着我。

  她的局限性相当明显,她低着眼眸,在灯火中,妆容很淡,也有种近乎悲悯般的从容。

  她说的很对,慕冰凝要敢培养自己的亲信,慕雨眠真的会痛下杀手,慕雨眠这种人骨子里就好勇斗狠,她最喜欢的拉出一串名单,用私生活,用一点点的疏漏来砸烂那些所谓有野心,跟她意见不合人的脊梁,经典的萝卜加大棒。

  现在似乎也只有我能说上话,只有我炙手可热的进入了慕雨眠的心。

  “这很危险,慕冰凝,我跟你几乎是素未谋面,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情,我虽然是新闻系的,但我不太相信,我有这样的能力,这种事情可是要动慕雨眠慕芸裳的命根啊。

  更何况现在的你…还要跟吴渊结婚。

  我为什么要帮吴渊的妻子,哪怕是名义上的妻子?

  只是那一点股份,我并不在乎,你知道我不缺钱。”我的眼神在她身上打转,我并没有亵渎的意思,她胸前的那团超越红尘的不化的雪,落的恰到好处。

  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,我很清楚,但实在抱歉,我真的没法给你,秦欢,我今天和你见面,也是最后一次了,我不想辜负吴渊,他已经被你和慕雨眠联手整的几乎崩溃。

  他的朋友很少,从小单纯到现在。

  你的女人很多,朋友很多,你已经拥有了璀璨的夜空,也给人家,留一点吧,好么?”慕冰凝的眼神里带着些恳求。

  “你这种晶莹剔透的女人,我可以不碰,但吴渊,绝对没有资格,我以后,可以和你一起去体验生活。

  我不会让你跟吴渊结婚,我不管用什么手段,都要把你留下来,让你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,不受束缚,不是自由放纵。

  吴渊根本不懂你…”我在此刻必须狂妄自大,我必须要说这样的话,慕冰凝这样的好姑娘给吴渊,简直暴殄天物。

  她跟我有很多话可以说,她的裙摆在我眼中,真有点温柔的菩萨心肠了。

  她完全可以作为我的精神支柱,让我不迷失在慕雨眠的楼台烟雨中。

  “他会尊重我的,我可以让他尊重我,秦欢,你马上要去见雨眠了,我知道你什么都好,但在感情上,稍微收敛些吧…你喜欢的姑娘总不会都属于你,我希望你不要…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我肯定会让你失望的…”

  “你先吃饭吧,我点了不少菜,这张纸条上,是雨眠的地址…今晚妈妈不在家,我跟颜霜已经打好招呼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慕冰凝这就想走?

  “你至少得陪我一起去见慕雨眠吧?再怎么样,也要你送我过去…再说,你组的饭局,连饭都不吃,只跟我说个诉求我就得照做,你把我当成什么?

  我也想做好人,可好人,总也不能随便就被你指着,但着所有的风险了,为了你一句空落落的乌托邦吧?”

  我虽然下定了决心,但我当然要挽救慕冰凝。

  龙鼎里的普通员工,终将有用面包和幸福的爱情,反倒是冰凝落了窠臼?

  我无法接受!

  “秦欢…”

  “吃晚饭送我过去,我不碰你,不会对你做任何动手动脚的事情,如果真有,你打电话喊吴渊,慕冰凝,你能在我这样的人面前,说这么多掏心窝子的话,那一定是平时,没人能交流…

  吴渊也不爱听这些,对么?”我看到她瞳孔中猛然变换的那种清浅的哀伤。

  我就知道,我猜对了。

  “我想,跟你多多说话,只是说话而已,我们之间一定有很多话可以说,新闻和中文密不可分,我们都深爱着文字,都感性的饱含着泪水,晚来天欲雪的时候,有人陪着你喝上这一杯热酒,总不会太差的。

  去拍照的时候,有人帮你看着三脚架,有人能记录风景也能记录你,那个人不会是吴渊,我肯穿着雨靴跟你跋山涉水。

  我们明年的学年论文,主题就是这些…”我要伴着慕冰凝飞,她是我盗梦中间唯一的坐标,那个不会停下的陀螺么?

第292章 再见雨眠~

  “我可以把你送到雨眠那儿,但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,我们彼此安好,好自为之。”慕冰凝的眼神里因为我这句话有片刻的停顿,但她并没有太多犹豫。

  慕冰凝站了起来,“不吃了?你是不是点了一桌子的菜肴?”正当我略微有些疑惑,以为慕冰凝还是在铺张浪费多少有那么点虚伪的时候,服务员居然能给我端进来一碗面条…

  算是一份还说的过去的牛肉面。

  面条也是细米面,牛肉的分量比较足,但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了,只有一份,没有配菜,没有其他的菜肴,慕冰凝把那碗面放到了我面前。“我知道你不需要吃多少,雨眠那儿点心不少,颜霜也会给你做的,这儿的菜,比较家常,可能不太合你口味,所以我只是简单的点了两碗面。

  这家店是我大学时候偶尔会来吃的,那时候有团购,价格便宜,我们文学社的学姐,很爱吃这儿的一道芋泥烧肉。”

  “那怎么不点给我?让我尝尝?”

  “不希望你在我这儿多逗留,你以后能吃到的山珍海味很多,不差这一次,如果实在不喜欢,那就不吃好了,也没事。”慕冰凝这话一说,我自然是把那碗面端到自己面前,轻笑着说,“吃还是要吃的,肚子真的饿了。”

  我没有继续追问,稀里哗啦的吃完了这碗牛肉面,味道还不错,伪高汤调的鲜甜或许过于鲜了,嘴巴略微有点不舒服,我喝了两口水,慕冰凝没有看我,甚至没有用余光打量我,她还在用手机跟吴渊聊天。

  在字里行间宽慰着吴渊的情绪。

  “秦欢,可以了么?我这边马上要回家去了,吴渊在催了。”吴渊果真是无比殷切的盼望着慕冰凝回去啊,这当然,谁家要是有这样的妻子,多半都不会让她在夜晚任何一条哪怕灯火通明的街道徘徊。

  “麻烦你了,慕冰凝。”

  “小事情。”

  等我坐到慕冰凝的车里,我毫不犹豫的就坐在了副驾驶,一点都不客气,慕冰凝看了我一眼,没什么无可奈何,她只是启动车子,不带多少情绪的离开这里。

  她的心态很稳定,她去意已决,但她越是这样,我就越想要感受她的唇瓣的柔软,感受她纤手的细腻还有她对吴渊十倍,百倍的好。

  当然,就算在我的想象力,我也不敢把大快朵颐用在她身上。

  我一路上都努力再找着话题,但她都不提起,只是轻描淡写的嗯就过去了,让车子里本就沉闷的氛围变得更加沉默。

  “刚才那些话,我没听见,也都没往心里去,秦欢,我希望你一直都能记住,我是吴渊的未婚妻。我相信,你也会帮我完成夙愿的,我有机会带你去看看那些普通人辛劳的生活…”

  慕冰凝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某句话,言语戛然而止。

  “你自己说的,冰凝,你自己说的哦,要带我去看那些平凡人的普通生活。”

  “我…我就知道秦欢你喜欢咬文嚼字让人为难。”

  “你本来不说,我是没有具体计划的,但你一说么~我突然想起了点什么。”

  “嗯,你自己知道就好。”慕冰凝继续用没什么起伏的声音跟我说话,但她在跟吴远说话的时候,那话语缱绻,相当温柔。

  “到了,秦欢,剩下的你看我发给你的定位,小区进去走到中间那幢楼就是了,她跟我的母亲有数不尽的排屋别墅,我不想进去,不想跟雨眠有过多的交流。”

  “你不是最宠爱你妹妹么?多少也要打个招呼,多少也要证明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好让慕雨眠不起疑心呢?”

  “她起疑心的时候,不管你怎么证明都是无效的,她只会自说自话的判断,请别再为难我了,秦欢,我送你到这儿,已经是…”

  “咚咚咚。”我跟她几乎都同时听到右侧副驾驶传来的敲车窗的声音。

  当我摇下窗户,看到了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,“颜霜?你过来做什么?”慕冰凝有些疑惑的看着她。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