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142章

作者:江舞

  “你这人能不能别这么凶?你想现在是守成阶段,又不需要你肆意扩张…真有问题的该处理就处理…你…”

  “我就喜欢你这副絮絮叨叨的样子,秦欢,我在你心里,多半已经背了恶名了。”

  “那也不是,我肯定喜欢你,只是希望你好一点,对待他们…”

  “我对所有人好,怎么显示我喜欢你呀?对别人喜怒无常,才能看得出,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啊。”

  “大可不必…”

  “你通过卑鄙的手段让我爱上你,现在又开始讲起礼仪道德来了?你跟我做,是英雄不问出处,现在你又开始了?仗着我喜欢你,就能对我指指点点?”慕雨眠轻笑着说道。

  “我也不是这个意思…”

  “好了,你来公司吧,千言万语,比不上我们找个地方来做一次,在床上跟你疾风骤雨,我也就不需要问对错了,你这样也挺好的~”慕雨眠轻笑着,“你要是真的只是个忠犬,我反而觉得没意思了,你身边的这些女人,除了陈茉心这个小笨蛋,其他的都不安好心,哪怕陈茉心,都随时准备投机选边站。”

  “她们哪有这想法,再说,她们也没资格来平推你,你在龙鼎说一不二,审批环节根本不卡我就很清楚了…”

  “是啊秦欢,你觉得我要是好说话,你的审批,现在要等7个工作日,或者要等到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,财务才会一笔笔的给你对账。”

  “雨眠,我马上来找你,别的,不多说了,林烟这儿,我也确实意犹未尽…”我情绪在短暂的调整后就又活蹦乱跳起来,居然敢狺狺的挑衅慕雨眠了。

  “好呢,快来,昨天晚上独守空闺,难受的要死,我实在不想用自己的手来代替你的滋味,赶紧给我滚过来,我今天要多咬你几口,在你的脖子上多留几颗草莓。”

  慕雨眠冷哼着,我知道等会又有一场食髓知味的流觞曲水了。

  不,应该是暴烈无声的快感绽放出一朵朵花…

第271章 站在雨眠办公室的陌生女人(1/求推荐月票)

  林烟从浴室里出来,我很自然的想去揽住她的腰肢。

  “秦欢,在家里你可以这样碰我,在过分一点也没关系,在公司,工作时间外拍时间,你都不许动手动脚。”林烟很认真的说着,也认真的吻了我一口。

  “我知道的,烟儿…”

  “我比你大呢,叫姐姐,还烟儿…烟儿听起来像那种勾栏瓦肆里的青楼艺名,不过你非要喊呢,也没关系,毕竟我确实是你一个的专属…风尘女子?”林烟脸上的胭脂跟微微泛着的绯红一起晕染开去。

  “怎么可能!你风情万种还差不多,你是我的红尘滚滚。”

  “我可做不到红尘滚滚,慕雨眠或许是,茗雪的话,她不像是红尘了,更像是天上的星。”林烟的形容总是很独特。

  “走吧,该去见我的红尘滚滚了。”我笑了笑。

  “嗯,她刚才给你打电话了?”

  “是的~”

  “我多少隐约听见了,她算的很准吧?我跟你做了,跟吴渊就彻底分开了,吴渊带不走我,我继续留在公司,她开心的很,我又是笼中的金丝雀来了。”

  “有时候当当金丝雀挺好的。”

  “在珍贵的鸟,再适合观赏的鸟,也有必须要飞翔的…”

  “你不是鸟。”我牵住她的手,不想让她继续发表无用的自由。

  “你啊你,巴不得我就这么顺从慕雨眠活在她的余荫下,处处忍让…”

  “也没那么离谱,慕雨眠基本不管…”

  “以前是不管,很简单,我跟你没有任何交集,现在??她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后,会不管?她觉得自己囊括了我,我就是下边个打杂呢~”林烟对此嗤之以鼻。

  “她会让你打杂,林烟,别把慕雨眠想的太坏好么?她很多时候,只是恶毒的口嗨,这女人如果真的恶劣到极点,就不可能跟我上床。”

  “上床跟恶不恶劣有什么关系?跟欲望跟冲动跟爱情有关,她这么干净利落的跟你走到一起,只能说明她够狠够绝…”林烟说着就愣了愣,“你不许看我,我跟你是因为,大家各取所需,我…当然不是各取所需,我们是…我是…”

  “好啦,怎么样都好,不管什么理由,走到一起的就是爱情。”

  “你总是这么含糊其辞。”林烟没好气的打了下我,她的目光灼灼,被我牵住了手,我们之间的感情交流简单又过分。

  “下次在做是什么时候?”

  “明天过后?”

  “真的明天,还是假的明天,不过,你的青青光芒尽失,我会好好把她的魂给喊回来的,现在苏茗雪和慕雨眠两座可怕的大山压在她身上,她都快喘不过气了,活的根本不像自己。”林烟的手指在我的胸膛上划过。

  “是啊,青青不如茉心洒脱,也没有你那样的主见,我给她的很少…”

  “嗯,放心吧秦欢,我别的或许都不敢保证,但是直播,做人,狂起来潇洒起来,我必然可以保证,现在的青青,就是太没有底气了,给她点人气和自信,她马上会好起来的,至少不像以前那么逆来顺受唯唯诺诺了,我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为了爱情改变自己本该有的样子,只是当你的…”

  “那就靠你了,林烟,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…”

  “什么靠我,你就不管?关键时候人家还是要你的肯定,猪么?”林烟没好气的打了下我,“把爱情都托管给我你也太…心里一点都没有她了?”

  “不可能,她都是我的青花了,怎么会。”我说起来多少有些惆怅,她跟苏茗雪一开始只是两条不同的路,现在茗雪乱云飞渡,而她的小路芳草萋萋,十分幽静。

  “怎么会,懒得戳穿你就是了。”

  “好了,走吧,慕雨眠该着急了。”

  “是是是,你的慕雨眠,一大早还是最重要的。”林烟还在那抱着胸不肯走,我直接牵过她的手往外走,浪费了20分钟了。

  她进了我的车坐在副驾驶,有些嫌弃的踢了踢隔板,“秦欢,你能不能有品位点,我的那辆帕拉梅拉送你好么?都这个身份了,还开这种车呢?”

  “不过,也挺好的,我家秦欢不喜欢追求这样那样的高端系列,穿的衣服也只追求合身…其实之前我就觉得,你稍微拿点资金回转,慕雨眠夏芷给你的审批力度,想要个百万合法支出简单的要死,但你都没有,公司也有配车,现在的你找慕雨眠要古斯特她都会给你…

  不知道你是懒得要,还是?”

  “我只在乎你们的感受,至于我的生活质量,已经很高了,不需要可以奢求,我不想自己变成高高在上的资本代言,我要跟鸡蛋站在一起,而不是成为秩序。”我感受了下林烟的长腿。

  她轻轻压着我的手,“但愿如此,这也是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原因呢~”

  当我们的车到公司的时候,时间几乎已经到了11点,前台虽然笑语盈盈,但我清楚慕雨眠多少已经憋了一肚子邪火了。

  到公司,我跟林烟自然就分开走了,“秦欢,走这么着急?作为网红部负责人,早上就不给我们开个例会,表扬下我们这几天的表现呀?”她还是赶上了我的电梯,轻笑着看我。

  “林烟,我等会会去找你的,我们现在没资格分完早晨所有的蛋糕。”我认真起来时候,林烟也点点头,她在网红部门下了电梯,而我继续往上。

  雨眠之前已经给我发过了自己的总裁办公室,我也知道,除了天台,她就是顶层,甚至她的天台上直接造了个停机坪。

  网红那一层还好,慕雨眠总裁办公室的29层有些过于高了,更别说顶层需要刷卡才能按,安全通道也需要门卡,神秘感拉满是拉满,但我第一次来。

  之前都是雨眠下楼纡尊降贵的来找我,现在么,总算是不同了,我的卡似乎被授予了能直达顶层的权限。

  慕雨眠的总裁办公室几乎占了一半的楼层,她的实木大门紧闭,跟别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,这儿的风格古朴又现代,古朴是传统的古朴,现代是等级森明的都市丛林般的现代感。

  像是赛博朋克中大企业的楼顶,大量的面积都是留白和摆设,她们享有最多的私人空间。

  那种可怕的严肃感陡然涌起,一下就拉开了我跟慕雨眠的距离。

  当我敲着着厚重大门时,还有那么点莫名心虚,虽然我跟雨眠已经做过了,可我一丁点都没诞生出这也是我公司的感觉,我只觉得自己在走着永远走不到头的天梯,天花板很高,还是林烟那边自由自在。

  大门被打开的片刻,我心里像是漏了一拍。

  而站在我面前的高挑女人,居然不是慕雨眠??!

第272章 慕雨眠被一掌扇飞??(2/求月票推荐!)

  她转过身来的时候,我一眼就看出她不可能是什么公司员工。

  黑色的改良旗袍,暗金色的走线,缂丝雕成的金凤凰,这种金色一点有不庸俗,她是怎样的雍容华贵呢?

  她的眼眸看向我时,我马上就能感觉到旧日的岁月在冲刷着我的脸,她的美貌站在时光里岿然不动,这个女人的五官跟雨眠相似,但美感更甚一筹,不是过分热烈绚烂的红色花瓣,也不是开到荼蘼沉甸甸就要烂漫凋零的惨淡美丽。

  她给我的感觉是花开不败的盛世,似乎只要有这个女人站在我面前,龙鼎的辉煌就会永远延续,看到慕雨眠我不会有这种感觉,但看到她,那种安心感和压迫感齐头并进。

  她的身材好的离谱但并不婉约,整个人像是半出鞘带寒芒的刀。

  那凤凰随着她的转身,稍微有所动作,就变得细腻栩栩如生,她的绛唇复古又新鲜,美眸中是真正的渊渟岳峙。

  慕雨眠坐在椅子上,我想看她,但被眼前这位我惊艳到无法移开目光的贵妇人给挡住了。

  “那个,您好,我要找下慕总…你们是在谈论…”

  “你就是秦欢?”她的眼神掠过我,像是地狱猫在我头顶呼啸,又像是B-2装填好了穿地弹药,后现代的美感错综复杂又统一的呈现在她身上。

  “您是…”她跟慕雨眠的相似程度太大了,但看起来,又似乎要比林婉年轻?她的妆容不是那白花花的护肤品彻底淹没一切的,也是恰到好处的晕染,皮肤还展现着紧致的美感。

  “雨眠的姐姐?”我有些捉摸不透的问了句。

  她的唇边流露着不可捉摸的浅陌笑意,“我是慕雨眠的母亲。”

  我头皮发麻的看着她,整个人如遭雷击。

  我踉跄的退后两步,强装镇定,我满脑子都想着怎么在未来的,可能是岳母面前,表现出自己最好的姿态,我下意识的想要逃离,我只好勉强带笑,“慕,慕总好!你们忙的话…我就先回去了,我那边也还有个例会,要探讨下今天的直播企划…”

  我话音未落,她一把就捉住了我,像是鹰隼猎杀狡猾的兔子。

  “探讨,秦欢,你的事情,我有所耳闻,现在网红部门,陈茉心,林烟,都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,在慕雨眠的纵容和帮助下,你这个长袖善舞的小人,居然能在我们龙鼎甚嚣尘上?

  刚才慕雨眠喊你,要做什么不言而喻了吧?

  你们两个人,玩的实在是越来越过火了?

  慕雨眠,你给我站起来!你之前是这样的么?”她的目光宛如落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  “妈,你不是说好,这些事情交给我来把控,我拿到了吴家这么多的股权,把吴渊吴横玩的团团中,现在公司里有不服我的…”

  “这些都不是理由,你必须跟吴渊结婚,不许给我离婚,这是我给你执掌公司的前提!你这不是玩弄人心,你这是透支自己喜爱人的信任还有热情。

  跟秦欢这种虫豸搅在一起,怎么可能真正掌控龙鼎?别以为妈妈不知道你这套裙子里边穿的是什么。

  寡廉鲜耻,把我慕家的颜面全都丢干净了!”她的话语微微动怒,但我觉得言语之间的雷霆万钧,快要压得我喘不过气。

  “妈,你明明说过的,这个暑假,就从你开始过渡给我,由我掌控公司,你还答应过我,绝对不会利用颜霜来监视我,颜霜就是我的心腹。

  我不觉得我做错什么,吴家式微,他们那流油的财富,不拱手送我整合,早被其中的蛀虫蚕食的七七八八了。

  吴渊这种废物,没资格跟我结婚,我有资格拥有自己不羁的爱情,我想穿什么裙子,想穿什么内衣,都可以…”慕雨眠站起身来,她眼神里的桀骜不驯在炙热的烧着。

  她的高跟鞋踩着狂妄的步伐,站在她母亲面前。

  慕雨眠的老妈一巴掌就呼过去了,根本不给雨眠任何反应的机会,雨眠刚伸出手想要防御,那凌厉的巴掌直接就砸在了她的脸上,真的是砸,那掌印厚重的宛如远山一般。

  慕雨眠几乎被抽的飞起。

  “之前,你可是温良恭俭让的好姑娘,你知道,我一手把龙鼎带入巅峰,你只是鸠占鹊巢一个暑假,就狂到没边了,整个龙鼎的架构,全都是我设计的。

  我对你是特别宠爱,从小特别宠爱,但我不会喜欢一个,胡乱跟别的野男人随意交媾的烂货!

  你姐姐马上就回来,现在,你该让出你的位置了。

  黄粱一梦到头了。

  我本来打算给你最后的机会悔改,没想到你敢向我发出这种声音?慕雨眠,真是猖狂至极!”她走到那张宽敞的总裁桌面前,狠狠的一掌拍下,桌子边角应声而断。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