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姐姐是绿茶? 第120章

作者:江舞

  我有点不忍心想象他的表情。

  同时,我也似乎明白了,这个吴渊想要做什么。

  “怎么了?你给吴渊打的电话?”林烟的神色也带着点阴沉。

  “慕雨眠要求吴渊去机场接她。”我摇了摇头,“而慕雨眠身边,很可能跟着吴横。”

  “慕雨眠这人怎么回事?杀人,还要诛心是吧?”林烟紧紧的握拳。

  “不止这个问题,林烟,过来,我跟你单独说几句话,茗雪,我回来再跟你解释。”

  “好,你去吧。”苏茗雪看得出我认真了,自然不会拦着我,她在这种看起来比较紧急的情况下,对我很是宽容。

  我直接带着林烟到了一处礁石背面,没有去更衣室。

  “吴横,极有可能对你下手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那个女仆所表现出的状态,这吴横明显是想要当吞天蟒,夏芷,多少也透露给了慕雨眠一点信息,或者说,她所安排的,正是慕雨眠想要的。

  他要夺走他弟弟的一切。

  这种人高调的在朋友圈卷土重来,肯定不是雷声大雨点小,吴渊身边没有半个可利用的人,几乎都被架空了。

  而吴横,他现在已经跟慕雨眠合作,在暗中,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里,彼此都在做着资产的交叉接收。

  那个女仆,根本不是什么女仆,她俨然就是那幢别墅的主人。”我握住了林烟的手。

  我这次的情绪不是什么欲望或是爱情。

  “秦欢,那你想我怎么做?不论如何,我都会站在吴渊这边的。”林烟没有松手。“或者是你这一边。”

  “吴渊可能会一无所有,林烟,你真的能顶住压力么?”我微眯着眼睛。“我还是很担心,你会被吴横俘获,那个男人能偷走慕雨眠的芳心,绝对是个有能力的怪物。”

  “这种油腻的男人,谁会喜欢?我就是喜欢狗,喜欢你,也不会去喜欢玩这一套的,我见过他几次,这人的眼睛里完全是混乱邪恶的火,嘴里说着的没有一句真话。

  玩过的,抛弃的女人不计其数,慕雨眠居然还能让他回来,真是…你的女人,还都在你身边,难舍难分,你多少也还爱着,虽然是个相互撕裂貌合神离的组合,但欲望没有肆意疯涨,你比起之前更加成熟了。”林烟对我的表扬毫不吝啬。

  “行,那就这样,我相信你,调整好状态,等她们过来吧。”

  “秦欢,我真的很讨厌错综复杂的日子,我只是想在沙滩上吹吹风,做我喜欢的直播,对对线,喷喷弹幕,骂骂你,无忧无虑,我讨厌被卷入。

  慕雨眠多少让我有些失望。”海浪拍打在她的腿上,她往我身边靠了一步,林烟的眼神里有片刻的疲惫。

  “希望吴渊能站起来,这次,他应该会彻底对慕雨眠失望吧?”

  “会的,你们会在一起,会有美妙的二人世界,烛光晚餐,再强的资本也压不住自由得人性,你可不是陈茉心那样只适合被人豢养的金丝雀。”我看的出来,林烟也有些紧张。

  “当然,老娘骄傲得很!爱不爱,直截了当的说,就算是慕雨眠也拦不住我,大不了少赚一点,只要吴渊不掉链子,我一定能带着他远走高飞。”

  “好!”我点了点头,我现在也明白,夏芷着急离开,除了调整心态,除了对我喜欢,也还有这个原因,她可能早就知道慕雨眠回来了。

  到时候左右为难,还不如暂时离开。

  我当然理解夏芷的选择,也清楚她必须这样做,她现在还不能和慕雨眠翻脸。

  我越过林烟的肩膀,看着洪波涌起的大海,我虽然还不能理解魏武扬鞭的狂傲,但内心至少有一点不同了。

  “走吧,回去,不让苏茗雪久等。”林烟故作轻松的笑了笑。

  其实她也很清楚,慕雨眠跟吴横真的在一起,意味着什么,她的流量一定会砍半,所有的宣传和邀约,作为个人会少相当多,不依靠公司,很多事情无法如此轻松的实现,所有的人员都要自己操心,任何程度的外拍都会变得繁琐。

  慕雨眠加吴横联手,天天挖着林烟的黑料?如果慕雨眠真想搞的话,林烟的粉丝至少要走掉四分之一,她的老公粉相当的多,打赏榜上的每个人都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。

  跟吴渊浮出水面,一定会打破很多人期待。

  这几乎是不可逆的。

  林烟可以不在乎钱,但如果收入急剧缩水…吴渊又无法…

  我多少有些担忧,但不能表现出来,我坐回到苏茗雪身边,紧紧拉住她的手,我知道我不用担心苏茗雪。

  但林烟?

第230章 跟吴横的第一次握手!

  “秦欢,要不要我带你去学学游泳??”苏茗雪当然不愿意气氛这么压抑,“她们要来是她们的事,我们玩我们的。”

  “对~”陈茉心也傻乎乎的笑着。

  青青也点了点头。

  林烟又喝了口果汁,果汁里的冰沙迅速的融化,她却没注意到口感的变化,等喝进去之后才咂咂嘴…“真难喝,味道被冲淡了。”

  “好,我也去游一会,什么慕雨眠吴横,跟我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。”林烟很是潇洒的拢起了自己的发,带着泳帽,露出光洁的额头。

  只能说林烟跟苏茗雪是真的硬实力,带着泳帽和护目镜还能有这样美感的女人是真不多,青青和陈茉心不怎么愿意动。

  “我头发刚洗好,带着泳帽也会弄乱的。”陈茉心懒得动,“那我等一会就不教秦欢了,青青你教?我也想游个泳。”苏茗雪笑了笑。

  “啊!那我要来!”陈茉心举起了手。

  “哎,真不知道你这女人还是个堂堂网红,怎么单身到29的?真的像个笨笨的小孩子。”苏茗雪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有么?这显得我心态年轻。”

  “拜托,我是真年轻,你是装嫩,29岁的老女人。”苏茗雪笑的很大声,陈茉心气得追着苏茗雪,被她顺手就抱住了挠痒痒,她又连连退后,被茗雪狠狠的打了几下pp。

  我抱着游泳圈走向了大海。

  林烟像是一尾鱼,在海里游刃有余的追逐着浪花,她游得很快。

  我站在海里,海水没过我的小腹,在往前走,肺部就感受到了某种压力,苏茗雪走到我身边,“扶着游泳圈,我们慢慢来,秦欢…”

  “好…茗雪。”我趴上了游泳圈,慢慢的划着水,扑腾着,茗雪这下子也只是护着我,顺着一阵又一阵打来的海浪,我其实并不算是游泳,动不动脚就踩在水下沙地上。

  林烟游到我身边,轻笑着说了一句,“怎么,你们这是在水中漫步呢?还是学游泳呢?”

  “我这不是刚才不小心让秦欢呛水…现在多少有些…”

  “你刚才那就是故意的,现在又过分小心翼翼,该保护的时候不保护,现在有游泳圈,你完全可以让他脚不沾地的游。”林烟没好气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还是不要学会游泳吧,学会了,秦欢就不需要我在身边,也不需要游泳圈了,他可以游到别的地方去,游到白青青,陈茉心的身边…或是更远。”苏茗雪站在水中,叹了口气。

  “他也可以在你身边游来游去,这跟会不会没什么关系,只是他想不想,至少,他还很爱你,不可改变的爱。”林烟冲苏茗雪笑了笑。

  “谢了林烟。”

  “这是事实,有什么好谢的。”

  “我也会帮你一起跟吴渊好好说说~”

  “不必了,我可不喜欢你们说做媒,我已经够给吴渊面子了,自己主动就好,如果这样子他都还要向着慕雨眠,还觉得我的主动没什么意思的话,那就算了,我不缺好男人。”林烟很骄傲的抬着头。

  “总需要一个过程,吴渊也很优秀。”

  “真的优秀,早就跟慕雨眠结婚了,慕雨眠至于么?像他这样的人,就该找个普普通通的单位,平平淡淡的过一生,他是个好丈夫,但不是什么好的商人。”林烟轻笑着。

  “但有时候,像他这样的人,并不一定是好丈夫,他对慕雨眠拼尽全力,但会对主动的女孩子多有轻慢。

  等不到永远是白月光,大家都一样,为什么我总是不肯给秦欢最后一点贞洁?总是不厌其烦的用嘴用手?

  看看白青青,看看陈茉心的下场。”苏茗雪冷笑一声。

  “不至于,秦欢没坏到那种程度,他在感情至少也会关怀着…”

  “需要他关怀么?她们会有更好的归宿。”

  “这是说不清楚的,白青青我说不来,但陈茉心肯定不会,她能跟着秦欢走,已经是非常幸运了,就她那个猪脑子,一下子就入迷了,但又怯懦逡巡,唯唯诺诺,趋炎附势都不利索,坏也坏不了,好也不能好,爱一个人的时候盲目又盲从。”林烟看了身后的陈茉心一眼。

  她在跟白青青堆着沙子,童心未泯的玩着。

 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然后我拍打着浪花,苏茗雪多少放开了我一点,我当然在半个小时里也只能是玩水,根本没有游泳,林烟的眼神是想教的,她有点看不下去,但并不想打扰我跟茗雪。

  然后,我们就看到了沙滩上,出现了几个人影。

  我知道是谁,林烟也知道。

  我们慢慢的往回走,那些身影由远及近。

  是吴渊跟在慕雨眠的身后,而慕雨眠的身边站着那个照片上的男人。

  他比想象中还要高的挺拔,跟吴渊差不多高,并不是混血,但他穿着一身黑色衬衫黑色的裤子,很薄,他怡然自得的撑着伞,慕雨眠也在其中。

  但吴渊被暴露在阳光下。

  “你好啊,林烟,大网红了,这位,久仰大名,秦欢,还有,国色天香的牡丹,苏茗雪…”吴横的笑容相当的邪性,有温度但又诡谲,他的眼神极具城府,看我的一瞬间,真像是鹰视狼顾。

  他在苏茗雪身上停留的时间不长,但看林烟的神情,是不由自主流露出的贪婪,我知道他是故意,他故意打量着林烟那抹雪白上湿漉漉的滑落的水珠。

  而当他看我时,他的目光停留的更久,他的眼神黑暗,深邃,几乎要在片刻间把我吞没,那里边满是谎言和不安,仓皇与狂乱。

  他不是什么小人得志,他是枭兽。

  他伸出手来跟我握住,我们的手掌都带着温度,他的黑衣服吸热,手掌温度似乎更高,他比我高,但并不是居高临下,而是想把我细细的磨成粉,掺入他的血液中调整浓度。

  “我们早该见面了,秦欢,我一眼就看出,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,看到你身边站着的一众美女如云,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。”

  “是么…吴横?吴渊,这是你哥哥?”我跟他握手的时候,目光并没有一直停留,而是绕了过去,看到神色多少有些兵荒马乱的吴渊。

第231章 求求你,雨眠,给个痛快话!

  “是的…”吴渊抬起头来看着我,他似乎并不知道怎么办。

  “你说你也是,怎么能让你哥哥给你的未婚妻撑伞呢?你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看着吴渊和慕雨眠。

  慕雨眠的酒红色吊带丝质长裙在海风中飘扬。

  她的眼神看了看了我,又带着点怜悯的看了看吴渊。

  “是啊,我家弟弟,从小就要被人照顾,他啊,性格纯良,人太好了。”吴横把伞放到吴渊手中。

  “以后,要你给未婚妻撑伞了,弟妹,很不错,我非常满意。”他这话,多少有些让我毛骨悚然。

  我知道吴横的手段,他不会光明正大的宣布,自己就是来抢慕雨眠的。

  他想要一点一滴的让吴渊尝到绝望的滋味。

  别问为什么知道,我的心态也早就在千锤百炼之后变的可怕了,一个疯子,一个小丑,大家自然能互相理解。

  “慕总,你过来了,怎么也不说一声,要去换泳衣么?”

  “不用了吧,我不太喜欢穿什么泳衣。”

上一篇:火影之成为音忍

下一篇:返回列表